51区未解之谜网

未解之谜与世界之最,猎奇文章

首页 > 猎奇档案 > 夜行堂奇谭系列:骨喰朽齿

夜行堂奇谭系列:骨喰朽齿

时间:2015-10-21 13:31:33 作者:超人 来源:51区未解之谜网 手机阅读

我生长的那个小镇是以矿坑闻名,还发生过足以记入历史的大规模矿坑事故。知道的人或许不少。在我小的时候矿坑早已关闭,矿工们也几乎都离开了这个小镇。所以我知道有此事时已经是我升上国中后的事了。这还不是听别人讲的,是我偶然在图书馆里看到这则记载。现在想想学校里没教这个是当然的,但老师也好父母也好都不曾透漏过关于这事故的任何事。或许是把它当作禁忌的过去深深的封印起来,是发生了什么不堪回想的事吧。禁忌的过去不论在哪个时代都会被隐藏。

那是我还是小学高年级生的时候。那矿坑紧黏着一座不高的小山,在那山顶有座神社,遗迹就长眠在那座祭堂之下。这里从平安时代前就汇聚了从古至今各方人士的信仰,现在连山都是信仰的对象了,有很多香客慕名而来。

那个夏天,我们热衷四处探险到疯狂的程度了。为了追求刺激,就连低年级时不敢去的地方都潜进去了。我们在镇上到处探索,潜入各种地方。废弃工厂、即将拆除的医院,甚至是大人禁止我们进去的地方几乎都偷偷钻进去过了。偶尔被抓包时会挨一顿怒骂,但我们可没有要停手的打算。

有天,朋友正在念高中的哥哥告诉我们一件有趣的事。在山和海之间有一片森林,那里有怪物出没。我们马上就准备就绪,朝着那片有怪物的森林出发。那次探险的人马有我、A跟B一共三人。不过去了哥哥告诉我们的地方一看,那矿坑的边境都设置了栅栏、上面挂了个“关系者以外禁止进入”的牌子。碍于那铁丝网的范围太广了,根本找不到地方翻过去。

如果我们的印象没错的话,那栅栏再过去一点就是片森林、森林之后应该就是海。我们不认为这里会有什么危险的地方。但要翻过铁网也不可能,本想回去时A发现了铁网有一小部分坏掉了。缝隙不大,以大人的身材是过不去的。

“既然都来到这里了,就来找怪物吧!”

我们从缝隙钻过铁网,走向森林深处。那时正值盛夏,森林里的虫鸣十分闹耳、四处都有蝉发疯似地哭天抢地的鸣叫。我们走在杂草丛生的小径上,来回挥动树枝开路。一喘一喘地走着,冷不防一个奇怪的东西映入眼帘。那是在神社之类的地方会有的用绳子串连的白色纸片,周遭的树枝都连着这些东西。我们没去在意,弯身通过白纸的下方继续前进。那瞬间突然感到气闷、有种恶心感,但马上晃了晃脑袋把这当作是我多心了。稍微走了一阵子,B突然停下了脚步。

“呐,你们不觉得安静过头了吗?”

他说了我才注意到,从刚刚开始就没听到蝉鸣了,有的只有我们挥打杂草、拨开草木的声音。这里静得人耳朵发疼。一震恶寒爬上背脊,都感觉不到夏天的暑意了。太阳也被厚厚的云朵给遮掩住。啪叽,我们转头看像发出树枝折断声响的地方。在离我们数公尺远的那里立着一双腿。那儿站着个雪白、裸身的人形物体。它有细细长长的手脚,脸就像没有眼睛的鳗鱼一样伸展着。它张着血盆大口、看得到里面

有黄黄的像人类牙齿的东西。

我们发出惨号,争先恐后的发足狂奔。连回头望一眼也无,只全力在森林中飞奔。三人之中我的脚程是第二快的,我全神贯注的紧追在跑在最前方的B之后。飞越倒在地面的树干、踏过水洼,哀叫着拼命奔跑。脚程最慢的A跟我们的差距逐渐拉大。不知何时我前面已不见B的踪影,我没心力去在意这些依旧努力跑着。已经不知到底跑了多久,我一头栽入草丛中顺了顺我紊乱的呼吸。为了不让它听见我的喘息声,我一手摁住嘴、另一手压住那颗剧烈弹跳的心脏,用力到我胸口生疼。

森林中一片静悄悄的,什么声音也没有。我认为是我跟他们走散了,他们一定已经逃出森林了吧。这时,远方有什么东西在动。踏断树枝的声响渐渐接近,​​我立刻屏气凝神、在原地动也不敢动。透过树木的缝隙我看到了,过来的是刚刚那白色的东西。可是那白白的身体上东一块西一块染着红黑的颜色,张开的大嘴周围也浸着一片红,简直就像搽上了口红之类的东西。

我拼命的忍住了即将出口的悲鸣,努力祈祷希望它不要接近我。虽然想闭上眼睛,可是恐惧使我只能直勾勾的往那看、别不开视线。它拎了什么东西在手上。那东西有着柔和的肤色,但上头却染上了鲜红。看来那应该是个孩子。它猛然蹲下身,开始用浑身的力量撕扯着那东西。细瘦、染血的手臂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逐渐裂开。不久后嘎吧一声、手臂碎裂四散,它嘎吱嘎吱的啃了起来。

这是在吃人啊,我感到胯下一暖、失禁了。已经忍不住了、眼前的光景使我现实感遽失,我准备站起身。此时,左边的树荫下传出了凄厉的悲鸣。是B,他发出了我从没听过的尖锐、令人发毛的惨叫。 B嚎哭着拨开草木,连滚带爬的逃离此处。

看着逃跑的B的身影,它白色的脸上的大嘴裂开、惨然一笑。松开了手上抓的东西,往四肢并用的B的逃跑方向追去。我趁隙站起,往反方向全速逃跑。我头也不回、也没发出一声惨叫,只是发狂似的使劲飞奔。俄顷,我奔出了森林来到了应是海岸的场所,这有着绵延至远方的防波堤。

不过放眼望去,眼前的净是古旧缺损、杂乱无章的墓碑,密密麻麻有如森林一般。这无数的墓碑使我感到恐惧,赶紧穿之而过想离开堤防。因为现在是退潮、水并不深,我下定决心一跃而下。虽然这防波堤足足高出我身高的三倍有余,但我完全不感到害怕。我落到了海滩上,脚踝只有些许疼痛就不去在意了。屏住气息,一拐一拐的在海滩上走着。虽然搞不清楚方向却一心一意想着要逃离这里。我抛下了我的朋友。

之后我走出了港湾,经过的大人帮了跌坐在地动弹不得的我一把。那时的我似乎无法言语。会说是似乎是因为我几乎不记得了。我想那应该是我的感官已经迟缓,什么都感觉不到的缘故。我被送到医院,父母也立刻赶了过来。他们知道我从中午就跟AB两人一起去玩,所以马上就了解到他们失踪了。 A和B并没有回家。本想说关于A和B的事情,却无法清楚传达。好不容易告诉他们地点,此时大人们的脸色大

变。

“你是不是进到栅栏里面了?”

爸爸脸上的表情我至今从未见过,使我怕得不知所措,然后他在其他大人面前赏了我好几个耳光。虽然母亲有介入制止,可我还是挨了数个足以碎裂鼻梁骨的巴掌。

“你到底干了什么好事!混帐!”

爸爸在对我怒吼后转身向A和B的双亲磕头谢罪。我已经摸不着头绪了。之后大人们火速进山仔细搜索,在密林处发现了正在发抖的B并将他带回,可是怎样都找不到A、一点线索也无。被带回来的B不管问什么都没回应,双眼焦点涣散直发楞,经医师的诊断断言这是看到了什么极度恐怖的东西所造成的。我和B住进同一家市立医院,不过B在当晚就过世了。

据说他在病房将自己的左手咬得支离破碎。之后有个人来找短短一日之间就失去了两个朋友的我。一个不具名、带着一脸笑容身着一身深色西装的中年男人来到我房间,对我说了很奇怪的一番话。

“你什么也没看到,对吧?”

我吓了一跳,把自己所看到的都跟他说了。不过他露出困惑的表情依然笑道。

“你什么也没看到,也没翻过那个栅栏。你的朋友转到其他学校了,就只是这样喔!”

他抛下这番奇怪的话就离开了。出院后我受到的待遇就像是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感觉我只是因为感冒而住院一样。如此暴怒的爸爸也像是没事一样来接我,妈妈也和平常一般。我马上去A和B的家绕绕,可是两家都变成空屋了。慌忙的我打电话向朋友询问,他们都说两个人是转学了。我恐惧中又带点茫然,问父母他们也不予理会。

“你在说些什么啊!”

“别说蠢话了去念书!”

简直就像我只是做了这个恶梦。不过我确实用我这双眼睛看到了,那绝对不是梦。我对报章杂志跟电视新闻做了各种调查,可是上面都没有揭载这件事。我下定决心,重回了那个栅栏的地方。可是那栅栏不见了,正确来说是在施工所以不能接近。我向工作人员问说这是在做什么,他只是摆出非常恐怖的表情瞪眼看着我:“和小孩子没关系!”没过多久,那边就围起了足足有两公尺高的铁壁,不论是谁都无法入内一探究竟了。我隐隐觉得这不对劲,之后就一直把这件事深藏于心。

隔年,因为爸爸工作的缘故我们家搬到了隔壁镇。我在那里升上国中,读了炭矿事故的记事。原来我对自己生长的城镇一点也不清楚。那年夏天,我和新朋友去了之前提到的那座山顶上神社的庆典。那天刚好在举行十年一度的奇妙祭典,我们为了一堵这祭典的模样而从邻镇来到了这里。在仪式进行的时候从本殿深处走出了个戴着面具的男人使我不禁愕然。恐惧感攀上脊梁、背簌簌颤抖着,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他。

男人用白粉涂将全身涂成白色,带着鳗鱼形状的帽子。然后人们四肢着地在地上舞动着,列队缓慢地向那森林的方向前进。观众们拿着相机跟着他们移动,但我动弹不得、直挺挺地立在原地。之后在那座森林里会发生什么事,光是想像都觉得可怕了。

突然我感觉到身后有刺人的视线,我转头往神社的事务所看去,有个男人站在那里看着我。是以前来医院里找我的那个人,他打扮成神官模样,看着我咧嘴笑了。我马上转身下山。之后再也没有回去​​那个城镇了。我是看到了什么呢。无法确认,也不想确认。

不过,说不定那是那边祭祀的东西也不一定。在建现在的神社之前,那里应该就聚集了远古以来的信仰吧。不,这也只是我的假设。我已经什么也不想知道了。蒙上眼睛、塞住耳朵、闭紧嘴巴活下去。不能再窥探黑暗了。那不是人该碰触的东西。因为即使祭祀着神,也改变不了黑暗的存在啊。

相关文章

  • 根付
    根付
    这是我小学三年级时经验的事情。这是我第一次投稿,可能有不甚体面的部分先说声抱歉。文中男人说话的口气谦恭有礼,但因为混杂着独特的粗野与方言,我没办法很好的重现......
  • 神之屋
    神之屋
    我是学理科的,并且研究跟神祕学成反比的化学领域,但我从以前就很爱占卜等超自然的东西。但我感应不到什么。因此到今年夏天为止,我对完全没遇过灵异体验的自己感到幸......
  • 面具大人
    面具大人
    长文抱歉,文中的人名都是变造过的,请不要人肉我。可能有人已经认出我,因为我跟很多朋友说过,但知道也不要说出来哦。那是三年前我读大四的时候,因为已经找到工作了,就到......
  • 朋友的真面目
    朋友的真面目
    我还是小学生的时候,班上有个叫W的女孩子。她因为先天的疾病,所以身体很虚弱,说话时声音也很难正常的发音,是个个性沈稳,总是在看书的孩子。她没有什么男生朋友,但女性......
  • 扭来扭去
    扭来扭去
    导读:那是在我们小时候去秋田阿妈家的事!我们只有在每年一次的盂兰盆节才会去阿妈的家,到了后我马上就很哥哥很嗨的去外头玩,跟都市不一样,空气非常好。我享受着凉......
  • 下一个就轮到你了
    下一个就轮到你了
    这是我念高中时遇到的亲身经历。我还在念高中的时候,除了爸妈,妹妹以外,祖母也跟我们住在一起。祖母因为年纪大了,患有失智症,而且随着病情恶化,慢慢地认不得我了......
  • 老婆婆的呼喊
    老婆婆的呼喊
    导读:在我小时候,每到傍晚总会有一个老婆婆来我家附近,那个老婆婆已经痴呆了,视力不好听力也很差,她总是撑着一支木制的拐杖,一边驼背地走过来,而每当她走来的时候,从远......
  • 日本怪谈:被诅咒的影片
    日本怪谈:被诅咒的影片
    这是某个知名节目的导播告诉我的故事。那个导播负责的节目,每年夏天都有向观众募集影片并播放的企划。最近因为数位相机普及的关系,节目也收到许多十分恐怖的影片。......
  • 无止境的鬼抓人
    无止境的鬼抓人
    导读:这是我小学六年级和同班同学S之间发生的事。S平时举止怪异,是个奇怪的家伙。上课时总在睡觉,吃完饭就回家,同学都当他是笨蛋,当然我也是。现在回想起来,S应该是患......
  • 怪谈之樱花盛开时
    怪谈之樱花盛开时
    每到樱花盛开的季节,我总是会忆起。那些从小学一起玩到高中的狐群狗党,A、B、C恶友三人组,还有我。还有另外一人,一样是从小学开始就一直玩在一起的,叫小樱的女孩子。小樱......
  • 可怕的世界上第一例整容手术
    可怕的世界上第一例整容手术
    第一次世界大战是我们已知的最具破坏性和最暴力的一场战争。在战争中至少有200万人死亡,受伤的人数更是比这多得多。虽然有很多战士都完完整整的平安回家了,但是还......
  • 肯尼亚女儿村男人不许长住
    肯尼亚女儿村男人不许长住
    说到女儿国,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西游记里曾出现过的女儿国,但是世界确实很奇妙,在现实社会中会也有这种事情。近日小编发现肯尼亚有一个“女儿村”,1990年15个肯尼亚女性......
  • 不可思议的土耳其地下城市
    不可思议的土耳其地下城市
    在土耳其首都安卡拉东南约300公里,有一片神奇的土地:在这里,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带来了令人类叹为观止的奇异景观,无数先民创造的文明奇跡又为这里平添了更为灿烂的光彩,......
  • 印尼工作时的灵异经历
    印尼工作时的灵异经历
    我是个灵异爱好者曾经我一直渴望看看鬼是什么样,也很好奇它们为何和人世间依然有千丝万缕的牵挂,直到我2005年因为工作搬去雅加达遇到种种可怕事件后我开始极为谨慎......
  • 世界上著名的五个怪人 长胡子和四条腿女子你见过吗?
    世界上著名的五个怪人 长胡子和四条腿女子你见过吗?
    在19世纪有一个著名的节目叫做怪人秀,这里主要是从世界各地收集一些奇人异士来进行表演赚取金钱,那时候的人们对于这些怪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其中有长胡须的女人,没有四肢的毛毛...
  • 美国神秘黑袍人掟生肉 引起居民恐慌
    美国神秘黑袍人掟生肉 引起居民恐慌
    美国北卡罗莱纳州加斯托尼亚(Gastonia),最近出现一名身穿黑袍的神秘人。有居民表示,看到他无故将一团生肉抛到地上,但不知动机为何,有人猜测这团肉可能有毒,是为毒杀狗只......
  • 揭秘李小龙和李国豪之死的真相,到底是他杀还是?
    揭秘李小龙和李国豪之死的真相,到底是他杀还是?
    李小龙暴毙,李国豪因道具子弹变真子弹而死,谁想杀了李小龙全家?下面跟51区小编一起看看向杀了李小龙全家说法成不成立!李小龙之死李小龙,在上个世纪,是国际上最有名...
  • 世界上最恐怖的四种武器 杀伤力可以媲美原子弹
    世界上最恐怖的四种武器 杀伤力可以媲美原子弹
    世界上最恐怖的四种武器,战争是极其残酷的,就拿二战来说死伤人数至少有1亿多人,在现代战场还不像是古代战场只是刀剑的拼杀,现代战场有很多大规模的杀伤性武器十分恐怖,今天51区小编就来聊聊世界上最恐怖的四种武器,杀伤力有多大往下看看就知道了。...
  • 历史上十个惊人地谎言骗局
    历史上十个惊人地谎言骗局
    如果要追究历史上最不能原谅的十个谎言的话,那么下面这十个就是。本文将带您回顾史上影响最深远的十大谎言。1、木马计这场战争的起因是斯巴达国王的妻子海伦跟随......
  • 又是死而复生?车祸死后的妻子2年后奇迹出现
    又是死而复生?车祸死后的妻子2年后奇迹出现
    死而复生?近日摩洛哥一名男子犯傻了,明明自己的妻子在2年就过世了,但是最近却在电视上看到了自己的妻子还或者,难道是幻觉?2年前的一场车祸他的妻子“去世”了,没想到两......
.

猎奇档案

热门文章

热门文章

今日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