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区未解之谜网

未解之谜与世界之最,猎奇文章

首页 > 猎奇档案 > 日本夜行堂奇谭系列:鱼魂契过

日本夜行堂奇谭系列:鱼魂契过

时间:2015-10-14 13:11:07 作者:超人 来源:51区未解之谜网 手机阅读

大概是在去年的梅雨季时,我去了木山家。当时我在大学专攻民俗学,边在一家骨董店打工。店的名字叫“蔓庵“,主要的生意是卖民生用具和农具给研究者或收集家。

这打工是我从学长那边接下的。虽说是骨董店,劳力活却意外的多。尤其是民生用具的搬运,还有很多像是薄石头制的大型马挽农具。又因打工的薪水和付出的劳力不相符,长期做的人并不多。店长老是笑说像我这种基于兴趣一直做下去的年轻人很是稀有。

蔓庵的店长是个身形佝偻的老人,总是将脸颊枕在柜台上打盹。醒来的时候不是清清商品上的灰尘,就是和常客闲话家常,是个和蔼慈祥的老爷爷。他时常照看我这穷苦学生,在发薪日前会请我吃晚饭。他笑说能和年轻人在晚上小酌可是很高兴的呢。

替店主配送商品、进货是我的主要工作,自然而然地就认识了很多人。客人们也都说难得来的竟是我这样的学生,常常会招待我点心之类的。

那天我跟往常一样,在课程结束之后去研究室借了点报告用的资料,之后就前往蔓庵。我抵达时,发现常客福部先生站在店门口。这位身体强健的老人平时可是很有活力的,今天却不知为何脸色看起来十分的差。福部先生注意到我后慌忙挤出了一丝微笑,朝我挥手。

“哟,辛苦了。现在是要上工吗?“

“是的,福部先生您怎么了吗?不进去里面吗?“

“不,我现在有些困扰。“

“啊?“

“我从朋友那边得到了这种东西啊。原本是打算过来请教一下的,可是现在却很犹豫。“

福部这样说了,然后从包巾里取出一个扁平的漆器箱。在艳丽的黑漆上有着细致的螺钿工艺,是一尾精雕细琢的金鱼。

“这东西好像价值不斐。“

“这样吗,我当初也觉得或许蔓庵会买下这东西。不过现在我实在没把握。“

“怎么回事呢?“

“以前也有类似的东西落入我手里。那是放在桐木箱子里的狐狸面具,因为怎样都觉得那东西很诡异就拿来这里想卖掉。然后他就对我发了好大的脾气呢“

“发脾气?我们的店长吗?“

“是啊。那个人在他年轻时、差不多是战争刚结束的时候吧,就开始搜集骨董了。他已经活了很久了,所以似乎也曾碰上一些有问题的东西。 “

“有问题的东西、吗?“

“就是物品上寄宿着某些执念呢。这里面也有不祥、不能拥有的东西的样子。那个人以前应该经历过相当可怕的事吧。所以他现在应该也不会接下我这件东西啊!“

“这个也是问题品吗?“

“我也不晓得。只是觉得这东西不该多留“

可不能放在家里让它闹啊,小小声的碎念从他嘴角溢出。

“之前那个狐狸面具怎么处理的呢?“

“拿去店主介绍的别家骨董店卖掉了。那家店专收这类的问题品喔“

“那么这次也拿去那里卖不就好了吗?“

“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却找不到那家店。不过那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可能是搬迁或是倒闭了也不一定“

“是店长的话说不定还记得呢“

“的确有可能。一个人在这边烦恼也不是办法啊“

对啊,于是我领着福部先生进到店内。

店内已经有客人在了,他在柜台和店主不知在谈论什么。那是个个子很高,穿着轻便和服年约四十左右的男人。从他袖口看去,手腕细瘦犹如骸骨一般。

欢迎光临,我出声之后男人转向我。他双颊削瘦、脑后束着黑白相掺的长发,嘴唇呈现惨青色。明明就像个会移动的骷髅,双眼却炯炯有神充满了朝气。男人看了我一眼后,撇了撇嘴角。

“没见过这人啊!“

“他是我的助手,白天在上大学。“

或许是光线的影响吧,店长脸色看起来非常差。我从没见过他这种表情。

“抱歉啊,你去店门口扫扫地吧。今天的风有点强啊“

应该是我在这里会妨碍到他们吧,我马上应了声,拿起竹扫帚出了店外。我边扫地边假装若无其事的窥探店内,福部先生三个人好像在讨论著什么,也看到他们似乎起了点争执。那瞬间,那个身着轻便和服的男人倏然回头看向我。他将骸骨细白的手指贴上他青紫色的嘴唇,脸孔扭曲、摆出噤声的手势。我慌忙撇开了视线,专心一志的扫着落叶。

过没多久,福部先生一个人步出了店外。手上没拿着包巾,看来店主买下来了吧。我虽然只是个门外汉,但也知道那是个非常棒的商品,想必价格一定很高。

“啊啊!能找到买主真是太好了。“

“那个、福部先生。请问我可以问你一件事吗?“

什么呢,福部先生跟往常一样笑着。看来之前是对那个箱子相当挂心呢。

“是刚才的话题,您能告诉我那家都是问题品的骨董店叫什么名字吗?“

我也不清楚为什么我要问这个。

“夜行堂。那家店叫夜行堂。“

福部先生说道,敛去脸上的笑容走开了。我回到那间离学校很近的小公寓的时候,妹妹正在厨房做晚饭。我与还只是高中生的妹妹相依为命。我们兄妹俩父母早亡,到高中为止是由伯父家养育我们,不过我趁进大学的时候两人一起搬出来住。家事是分摊制,但怎么看都是会做饭的妹妹负担比较大一点。

“你回来啦,今天比较早呢!“

“因为比较闲啊。啊啊,我有拿店长送的青菜回来。“

“哇!真棒!最近青菜都好贵,这真是帮了大忙。“

“店长也是这么说的喔。如果还能拿一些煮好的菜回来就好了呢。我记得你好像很喜欢上次的煮南瓜。“

“嗯!今天也做了很多筑前煮*,明天你带点过去吧!“

嗯嗯,我回应之后就进房间换衣服。顺便来整理一下报告吧,于是我打开包包,却见到里面放了个我没印象的东西。

“什么啊、这个。“

那是个小小的水晶,与其说球状还不如说是水滴状的透明石头还比较实在。为什么包包里会有这样的东西呢。

“那是什么,也给我看看。“

妹妹将水晶放在灯光下。好漂亮,她抽了口气。

“呐,里面看的到一点蓝色喔“

“哪里?“

“你看,就在正中央的地方。“

仔细一看,确实水晶的中央有个东西染着一层奇妙的蓝,看上去花纹很是复杂。

“真的很漂亮呢。老哥原来你喜欢这样的东西我都不知道。该不会你有女朋友了吧?“

“不,才没有那种东西呢“

“?“

“不过这是老哥你的东西吧?“

“是被放进包包里的​​,不是我的。“

该不会…是那间骨董店的东西。───夜行堂。

那真的很偶然。在打工结束之后我想去买本参考书,书店却临时休息没有营业。走在小巷里的我正思考着要不要就这样回去时,不经意的撇见一间骨董店出现在前方。难不成…我找了下招牌,在毛玻璃上有潦草的字迹写着夜行堂。我不禁倒抽了一口气。

福部先生的话出现在脑袋里,我的背颤抖着。没想到就在这么近的地方,不,应该说根本不会料到竟会有店藏身在这小巷里。要进去吗,还是离开好呢。我虽然有些迷惘,最后还是决定要进去一探究竟。不管那些商品在怎样有问题,只要不买就好了吧。就只是看看,真的看看就好。这样下定决心后,我一脚踏进店内。

店内灯光昏暗,混杂着潮湿的泥土味。陈列在架上的商品毫无统一性,很多一眼看去都无法辨别那是什么。上面也没有价格标签,看不出来这店家有想要做生意的意思。

“欢迎光临“

柜台在店内的最深处,那里有个年轻女性朝这里招呼。不,我无法区别那是男性还是女性。说是美少年应该也通吧。

“你好。那个、我可以稍微看看吗“

“当然,您是尊贵的客人。请慢慢看。“

我浏览着商品,脑袋里净是想着这些都是有问题的东西,因此不管哪个在我眼中都透着一股邪气。

“在找什么呢?“

“不,没有特别在找什么。那个、为什么这些都没有价格标签呢?“

“要是贴了的话会被讨厌的喔!“

“讨厌?被谁呢?“

“就是摆在这里的这些东西啊。我这的东西不论哪个都很难应付啊。不是人选物品,是物品自己选择与自身相合的主人。我只是作为这之间的桥梁而已“

女主人笑笑地说,让我都搞不清这是真话还是玩笑了。不知为何那笑容时我不寒而栗,吓得我差点叫出声。就像是在和无以名状的恐怖东西对峙这样的威压感。

“你有什么中意的东西吗?“

“不,谢谢了!“

我转身逃离这家店。在离开店的时候,女主人似乎低声向我说了什么。好像是说了欢迎再度光临。

隔天我为了归还水晶,再度前往夜行堂。不过不管我再怎么找都找不到那家店。明明跟之前一样穿越小巷,却都没看到那家店。老实说我一点也不想再进去那家气氛诡异的店,不过我这样可能会被冠上窃盗的罪名。万一我被告而且判决有罪的话,奖学金的资格就会被剥夺。这样的话我也不得不退学,无论如何我都要避免这样的情况。

结果到了上工时间还是没​​找着夜行堂,只能失落的前往蔓庵。中午就降下的雨在我抵达蔓庵时下得越发越强烈,大到连外面的看板都站不住脚的程度了。这样的雨日完全不用期待有客人会上门。不过今天居然有东西要配送,这出乎我的预料。

“虽然现在下着这样的雨,能请你帮我配送东西吗“

店长的脸出奇的僵硬。在这样的雨势配送东西以前也有过。

“我知道了,要送到哪里呢?“

“因为是住宅区外所以有点远。住址我写在这里了,你看着这个去吧“

店长把包巾交到我手上。我注意到了这是昨天福部先生带来的漆器箱。

“那个,这是福部先生拿来的东西吗?“

那瞬间店长明显动摇了,却马上扬起笑脸点点头。

“对啊。这个东西稍微有些问题呢。也不好让他带回去就由我买下,不过倒是马上就找到买主了。 “

你昨天也有见到的,店长低吟。

“买主叫做木山,就是昨天和我说话的那个人。那人的兴趣有点奇怪,他搜集的全是有问题的古董。虽然这样说很失礼,但他是个不会想跟他牵扯太深的人。 “

我背脊稍稍震了一下。

“你听好,你到他家之后尽可能快点把东西交给他让他确认。拿到钱之后马上回来这里,那里不宜久留。“

然后店长继续低声说道,他脸上带着一丝歉然。

“不要和他做任何交易。“

“交易?“

“是的。不论他提出什么交易都绝对不能点头、不管他开出什么条件都别答应。一旦答应了,就要永远任他摆布了“

真的很抱歉,店长再度出言致歉。我完全不了解这道歉的含意。木山的家静静地伫立在山脚、高级住宅区深处。我将送货用的小卡车放在停车场,在竹林内撑开伞。被竹林挟住的小小步道四周有些阴冷,气氛很是诡谲。竹枝在风雨的作用下左右摆动奏出奇妙的音色,似乎有东西从竹林的暗处窥探着我。我装作若无其事地继续往前走,因为我深知一旦停下来可能就没法再前进了。

我在林间小路走了一会儿,眼前出现了一扇大门。门牌以草书雕着木山两个字,下方有门铃。

“您好。我是代表蔓庵前来配送商品的人“

请进,稍加等待后有个冰冷的声音回应道。打扰了,我告罪后穿过大门,通过中庭进入玄关。昏暗的屋内寂静的异常。在灯光更加黯淡的走廊前方似乎有个男人站在那里往这看。因为有些距离,那看起来就像一具骷髅散发着阴冷的气息一样,我心头一震。

“上来吧“

语毕,他转身往里面走。没办法了,只得硬着头皮脱了鞋跟在他身后。我有十分不妙的预感。屋内静得毛骨悚然、令人耳朵直发疼。传入耳中的只有雨声和前面男人的脚步声,滞闷的空气使我喘不过气。

俄顷,木山拉开了拉门进入房间,我也随之入内。那是个大概八坪大小的和室,却除了两个坐垫以外什么也没有。

“坐吧“

他坐上上座,我告罪之后在下座正坐。正想解开包巾却被他给制止了。

“啊,等一下。这还不急。“

我虽然一刻也不想久留,但没办法他不允。

“我昨天有见过你啊。XX大学的学生对吧!“

“是的!“

“大学生吗,真怀念呢。我也曾上过同一所大学,也就是你的前辈,虽然我退学了。做什么事都无法持久是我的坏习惯呢!“

“那个,能请您确认一下商品吗?“

“别急嘛。怎么了啊,你就那么想赶快回去吗。那店主灌输了什么想法给你是吗?“

“不!“

“那就在陪我一下嘛。和你这样的年轻人聊聊的机会可是不多的。怎么,反正我也不会吃了你。这对你来说也比在店里做无聊的工作好玩多了吧。对了,就那么做吧。你要是能陪我说说话我会给你谢礼喔,如何?“

“这是不行的。“

“真固执啊,竟视金钱为无物。“

“我不需要谢礼。比起这些请先确认商品。“

“顽固的男人。你啊一点也不像最近的年轻人,我很意外喔!“

他嘴角扯出个扭曲的笑容,喉头发出咯咯的笑声。并从袖里拿出烟管和火柴吞云吐雾了起来,烟雾充满了甜香。

“好吧。给我看看商品。“

我解开包巾,将黑色的漆器箱推到木山面前。

“你可知道这是什么吗?“

“不知道!“

“你没从店主那听到些什么吗?“

“是的!“

“这是个砚箱,拿来收纳砚台的。出自明治初期手艺精巧的工匠之手,非常漂亮吧!“

“是的!“

“特别是这个金鱼做的十分好,你仔细看看。“

我照着他说的认真地盯着那细致雕刻的螺钿金鱼直看,冷不防那金鱼的身子大幅度的翻了翻,在漆上游了起来。我不禁抽了口凉气往后退,看在眼里的木山从喉头发出嗤笑。

“做这个箱子的工匠啊,把他单恋的良家女孩封进了这条螺钿的金鱼里面呦。现在那个灵魂还是被束缚在这里面。这箱子啊,就是囚禁人的魂魄、让其只能在里头游动的鱼笼“

木山很高兴似的拿起箱子,将箱子后侧面向我。那里还有一尾小小的金鱼游动着,样子看起来很不知所措。

“你的妹妹实在很可爱呢,真的很漂亮。若不是如此也无法游出这么美的泳姿。真是个为哥哥着想、坚强的女孩呢!“

听你店主说了之后我突然很想要得到她,木山嗤笑道。

这弄得我很是错愕,我低声唤了妹妹的名字后,金鱼猛然来回游动。

啊啊,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要这样?“

“是为什么呢。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请把妹妹还给我!“

“我啊,从小就看得到人类的灵魂。美丽的灵魂闪着的光辉远比珠宝之类的东西要漂亮的多了。搜集那些耀眼的光芒是我的生存价值啊。这次能买到这样的东西算是我的侥幸吧!“

“我拜托你了,请把妹妹还给我。她是我唯一的家人。“

木山站起身,弯腰咯咯的笑着。他乐得不得了,从喉头发出欢畅的笑声。

“这是你的店长和我做的交易呦。为了延长自己的寿命,他把这个箱子和你们兄妹俩都卖给了我。“

我呆呆的目送木山离开房间,试着想把金鱼从砚箱上捧起却失败了。我抑制想哭的冲动,带着哭腔拼命地唤着妹妹的名字。突然,我感觉到身后有种气息。有什么东西在。回头一看,后方有一个又一个伸着长长手臂的黑雾状物体。啊啊,妹妹也是被这样掳走的吧。

在我抱着箱子起身的时候,放在上衣口袋的水晶滚落到榻榻米上。这时水晶瞬间溶解化作一摊水,一抹蓝光迸出,将那些雾状的异形物撕裂开来。

“打开盖子”

一个从未听过的男声这样命令,我于是将手覆到砚箱盖上。盖子关得死紧,但我用手指拼命的钳住箱盖,使出浑身得力量硬生生地将盖子剥开。令人惊讶的是箱子里得空间大得吓人,底部站着两名女性。我叫着妹妹的名字伸出手,把她拉了上来。紧接着那蓝光也一跃进到箱中,包覆住另一名女性后旋即弹出箱外。

我筋疲力竭的抱着妹妹的身子,愣愣地看着漂浮在眼前的蓝光。砚箱上的金鱼已不见踪影,箱子上的黑漆显得呆板、不再艳丽,但我也再也不想碰触了。不久,蓝光朝走廊的方向飞去。随之而来的是凄厉的惨叫,不知是从屋内何处发出的。那声音跟木山的很是相似。

我背着妹妹,连忙离开这屋子。我在雨中用跑的穿越竹林,然后把妹妹安置在副驾驶座,头也不回地驶离这里。当然没有回去蔓庵。

妹妹醒来之后什么也不记得。我再也没有去蔓庵。不过我在报纸上看到了有附近的居民发现老人心脏麻痹死在古董店内

,同一面上也揭载了有名男子被大卸八块死在郊外的屋子里。目前还没有找到犯人。我不懂店长之前打的是什么主意,也不想懂。他一定也发生了什么事吧。不过事到如今我已经不想知道了。

我马上找了另一个打工开始工作。不是像以前那样依照兴趣做的选择,这次是正经的工作。直到现在我还是会想那件事究竟是不是梦呢。是做了恶梦吧,我这样催眠自己。不过,有天我又在偶然之下踏进了古董店夜行堂。

辛苦了,之前的那名店主看到我之后窃笑道。

“不好意思呢,不过那也是没办法的。东西不是我放进去的,是它自己要跟着你的“

我把一切经历向店主娓娓道来。比起认为她会相信我,我更觉得她知道所有的真相。她若能回应我的疑问,那我想知道那个的答案。

果然店主似乎知道什么。

“在那水晶里的是之前那位良家姑娘的未婚夫的魂魄。他抱着遗憾死去,于是待在那个水晶之中等待能拯救他心爱的女人的时机“

我还有其他想问的。像是关于店长还有木山的事,这个人恐怕也知道吧。不过她却不让我有问的机会。

“是你运气差了点,就是这么一回事。不要再来这家店比较好,嘛不过我想你也不会再来了“

店主最后说道

“不要过度窥视黑暗,要是陷的太深的话会被那边给抓过去的。请忘掉这些吧“

那是我最后一次与那家店有所牵连。之后不管我再怎么找都找不到那间骨董店了。

相关文章

  • 日本怪谈之水母
    日本怪谈之水母
    我还是国中生时所发生的事。让人越来越等不及放暑假的七月下旬,那天我越过一座山头跑到海边游了一整天的泳。那里不是海水浴场,是个位在陡峭的山崖之下,只有当地孩子......
  • 无止境的鬼抓人
    无止境的鬼抓人
    导读:这是我小学六年级和同班同学S之间发生的事。S平时举止怪异,是个奇怪的家伙。上课时总在睡觉,吃完饭就回家,同学都当他是笨蛋,当然我也是。现在回想起来,S应该是患......
  • 日本怪談:记忆
    日本怪談:记忆
    这是从我朋友小崇“佐藤崇史”那儿听来的故事。小崇做的是搬家业者的工作,那天他们是一个组长、一个同事、加上他自己共三人,坐小巴士前往栃木的现场。小崇边在巴士......
  • 看热闹的后果
    看热闹的后果
    今年2月下旬,因为出差到了东京的商务旅馆住。隔天早上,和同事一起在旅馆一楼的餐厅吃早饭的时候。看到旅馆门口外有警车停在哪,警察也不断的赶来。正想说怎么了?的时......
  • 日本怪谈系列之饭还没好吗?
    日本怪谈系列之饭还没好吗?
    在浅眠之中我察觉到有人的气息,于是我醒了过来,简直像是小说一般的开场白,对我来说却是司空见惯的日常。我现在正在住院,因感冒恶化而引起的肺炎,住院必须得要打点滴,我......
  • 死了都要爱
    死了都要爱
    这是约15年前,我高中时代的事情了。当年是个没有手机,以BBCall为联络手段的时代。当时,我曾经有个喜欢到想跟她结婚的初恋女友。我的第一次也是跟她,虽然不是她的第一......
  • 京都长冈野蕨杀人事件
    京都长冈野蕨杀人事件
    1979年5月23日,京都长冈市内两名在超市打工结束的主妇,偕同至近山竹林采集蕨菜,而后行踪不明。二日后,25日这天,两人遗体被发现横尸在山顶近处。直接死因判定是:当时43......
  • 日本夜行堂奇谭系列:夜师葬送
    日本夜行堂奇谭系列:夜师葬送
    太阳往山陵线沉下时我终于抵达了目的地的车站。古老的木造车站似乎是个无人站,不论是剪票口还是车站前方都没有见到任何人影。眼睛扫过公车站的时刻表,一天只有两班......
  • 日本怪谈之天地勉明
    日本怪谈之天地勉明
    我的早晨与响起的闹钟一同揭开了序幕。从床上伸出手,掩息那不停发出急骤尖锐的噪音的闹钟。我的住处从西铁太宰府站徒步数分钟就可以到达。是位置绝佳,有35年屋龄的......
  • 福岛托儿所
    福岛托儿所
    五月,福岛核灾发生之后,我搬去了关东避难。至今为止我的家乡位在距离避难制定区域只有少少几公里远的地方。我接下来要写的是在那边的最后一天带小孩去那边的托儿所......
  • 福岛核泄漏后成鬼城如末日来临
    福岛核泄漏后成鬼城如末日来临
    在福岛核灾爆发4年后,福岛第一核电厂周围20公里 (12.5英里) 的景象,简直就像影集《行尸走肉》中的末日画面。在当地的辐射值超标之后,居民离开了家园,留下汽车、教室......
  • 昌化石的价格及种类介绍 曾被当作国礼有极高收藏价值
    昌化石的价格及种类介绍 曾被当作国礼有极高收藏价值
    昌化石是中国特有的一种印章石,对于现代人来说印章用得比较少,但是在古代印章可以代表着一个人的身份,皇帝的玉玺其实也算是一种印章,而昌化石就是中国最著名的四大印章石之一,曾经在上世纪70年代还作为国礼馈赠给日本的首相,具有极高的收藏价值,昌化石的价格是多少呢? ...
  • 云南挖出100岁蟒蛇4米长为2015之最
    云南挖出100岁蟒蛇4米长为2015之最
    听到蟒蛇大家就会觉得有点恐怖,因为在很多电影或者故事中蟒蛇都是能吃人的动物。2015年12月一个施工队在中国云南的楚雄市作业时,发掘出2两大蟒蛇,经过测量其中有一......
  • 19世纪时期的宝宝笼育儿法
    19世纪时期的宝宝笼育儿法
    俗称Baby Cage的宝宝笼宝宝对父母来说都是心肝宝贝,疼爱到不行啊,几乎都是放在身边照顾,怕他饿怕他冷,担心很多事情,因为宝宝自己不会说话,所以父母只能自己多花时间观......
  • 巴西惨案:米内罗之痛,1:7败于德国战车!
    巴西惨案:米内罗之痛,1:7败于德国战车!
    巴西惨案又称米内罗之痛,是发生在2014年巴西世界杯半决赛上的足球惨案。巴西素有足球王国的美称,这不仅因为巴西早先有着闻名世界的足球明星,如罗纳尔多,罗纳尔迪尼奥等人,还因为...
  • 世界奇观之魔鬼塔 为什么会叫魔鬼塔?
    世界奇观之魔鬼塔 为什么会叫魔鬼塔?
    在美国的怀俄明州有一座比高400米,看起来像巨大的烟筒,的奇怪柱子叫做魔鬼塔,早在上个世纪70年代被当地人认为是外星人的杰作,后科学家解释为火山岩柱,那为什么会被称......
  • 黄延秋事件是真的吗?真相大白
    黄延秋事件是真的吗?真相大白
    外星人是否真正存在我们目前不得而知,不过人们对外星人的探索与好奇却一直没有消失停止,而且有许多人都声称自己亲眼见过外星人,黄延秋就是其中的一个。今天51区小编带大家一起...
  • "朱梅麟"一个印在外国纸币上的中国人
    每一个国家都有自己纸币,但是每张纸币上都是本国的元首或者是本国的标志性建筑啊.很难会有其他其他东西会印在纸币上面,不过有一个国家的纸币是一个意外,这个非洲国家的纸币上居然印着一个中国人的头像,这个人就是朱梅麟,为什么非洲的毛里求斯的纸币要印着中国人的头像呢? ...
  • 揭秘女间谍不为人知的辛酸史
    揭秘女间谍不为人知的辛酸史
    女间谍是世界各国都会培养来用于窃取一些高级机密或者重要情报的秘密,而女间谍不为人知的训练内容却是非常残酷的,下面51区小编就带大家一起去看看吧。纳粹德国女间谍:纳粹德国...
  • 完齿兽:史前几近完美的残暴生物 灭绝原因仍是未解之谜
    完齿兽:史前几近完美的残暴生物 灭绝原因仍是未解之谜
    完齿兽,也叫做完齿猪,是生活在始新世早期的史前生物,体型十分庞大,高1米多,重1000斤左右,嘴里长满了尖锐的牙齿,而且拥有恐怖的咬合力,能够瞬间将人的手臂咬断,它的撞击力就像一只发...
.

猎奇档案

热门文章

热门文章

今日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