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区未解之谜网

未解之谜与世界之最,猎奇文章

首页 > 猎奇档案 > 恐怖故事:老婆的诡异秘密

恐怖故事:老婆的诡异秘密

时间:2015-04-28 18:15:48 作者:超人 来源:51区未解之谜网 手机阅读

恐怖故事:老婆的诡异秘密

这是我第一次在Nosleep版上发文,不过你们点我帐号就应该会知道这个信息。如果你想直接跳过前言,可以跳到第四段去阅读。整个长大的过程,我一直对”怪物”有恐惧感。到了大学,就是你们觉得”应该是大人了吧”的这种年纪,我还是很怕床底下、衣橱中或是窗户外的怪物。我一直都告诉自己怎么这么蠢,还在惧怕这种自己明明知道不存在的东西。直到我遇见我的老婆…在故事开始之前,想先告诉你们我怎么遇见她,以及她对我有多重要。

第一段:

我是在大学认识Natalie。那时候我超宅,但她却似乎对我一见锺情。她是个心地超级善良的女孩,跟她相处越久,我越发现我们之间有更多相同的喜好。对我而言,她就是全世界最美丽的女孩,我可以看着她那绿色的双眼直到永远,这也就是我后来选择和她求婚并结婚到现在的原因。

快转这段幸福人生。

我现在在上班,而她在网上学院攻读硕士学位。人生很美好,完美到不像真的。自从我们结婚后,我就一直会告诉她我的所有故事,我心底最深的秘密和感受,还有,我最惧怕的事情。我还记得我第一次告诉她的时候,她只是笑笑带过。但随着相处的时间过去,她渐渐发觉到我是真的害怕,有时会在床上发抖,恐惧到睡不着觉。这个时候,她就会抱着我,并告诉我一切都会没事的。就像个保护者一样,她保护着我不再被恐惧侵袭。

对我而言,她的脸就像天使一般,会保护着我远离那些我所惧怕的事物。我渐渐培养出只要看到她那双绿色的双眼就会感到安稳的习惯,每次只要看见她,我就会知道我很安全

原文第四段起始

最近却发生了些怪事,第一次是某夜的凌晨三点。我突然感到非常口渴,于是想要起床下楼到厨房拿水。因为我真的很怕这种事情发生,所以准备了手电筒以防万一。当我照亮房间时,我发现我老婆不在床上,看到浴室的灯亮着又有流水声,我就猜想她应该在里头。半睡半醒走下楼,我看到Natalie就站在厨房的一角,站在那里喝水。当我一看见她,我的心就感到很安定,她边喝着水边微笑地看着我,我实在太累了,没注意到诡异的地方,还一边碎碎念说怎么水这么烫。她还是笑笑地看着我,直到我喝完水,慢慢上楼走向房间,还边跟她说现在很晚了,喝完就上来睡觉。

结果当我一进房间,我就看到她竟然已经躺在床上休息。就是在这个时候我完全惊醒过来,我可以很确定她刚刚才在楼下喝水,怎么现在人已经在床上了?被吓到受不了,我只好摇醒她,并跟她说刚刚发生的事情。半醒又半不爽的她只好安慰着我先去睡觉再说。隔天早上她还笑笑地跟我说是不是太习惯这个”保护者”在身边的日子。

“还有,你昨晚起床时,我确实是在浴室。”她解释。

这么甜美的笑容,我能怀疑什么?一个星期后,相同的事情又发生了。

那天星期六早上,阳光满溢的一天。印象中Natalie在11点的时候起床,似乎跟我说她要去超市买些东西。大概11点半,我爬起床想说要Natalie共进星期六早晨的早午餐。我到了厨房,并看见她正拿着水喝。

“这么快就回来啦?宝贝。”我笑着对她说。

她却什么都没有回应,只是边喝着水边看着我笑。当我正要接近她时,门铃响了。我走去开门,一开门却见到拿着东西的Natalie。

“你能不能帮我拿一下这些东西啊?”她开玩笑地抱怨着,并把东西放在门边。

当她看着我那苍白又惊吓的表情,她知道事情不对劲了。她尝试叫我坐下,拿了杯水给我喝,试图想问我发生了什么事。现在是大白天,我知道我不可能又看走眼。这是第一次我从那双安定人心的绿色双眼看见了恐惧,Natalie一直以来都很坚强,从来不害怕,现在却似乎慢慢崩解。随即她告诉我,她有件事情一直以来想对我说。

“当我还是小孩的时候,就发生过几次了。”

她的父母亲和兄弟姊妹很常看到她出现在其他不同的位置,而他们也知道,Natalie不可能出现在那些地方。他们完全无法解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它一直以来都没有对任何人造成伤害,久而久之,他们也不再过问这些怪事。

我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去消化她跟我说的事情,不过也渐渐开始适应起来。我说过,我真正惧怕的是怪物,而不是我漂亮的老婆。之后,又发生了几次相同的事件,比如说我会看见她坐在床边,但事实上Natalie正在楼下煮饭。每次都一样,当我见到”它”的时候,它总是笑笑地看着我,一句话也不说。说实在话,我觉得这样也挺好的。我会一直看见我老婆在我身边,总是微笑地看着我,一样的快乐和完美。

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情是,发生过这么多次,Natalie跟它从来没有一次同时出现过。虽然我想任何一个拥有正常好奇心的人都会在看到”它”之后,赶快把自己的老婆叫来看她的复制人,但就像我说的,在看到那双美丽动人的眼睛和微笑的表情后,我真的不这么在乎这种奇怪的事情发生在我身边。而今天,却发生了这件事。

Natalie告诉我她想要去拜访她的祖父母,离我们家不到一小时的车程。她本来约我一起去,但今天是星期天,我想要赖在家好好休息,所以我告诉她我就在家休息,她自己一个人去。我赖在客厅,想说要去厨房拿杯可乐来喝。这时我就看到它,站在厨房那里,喝着水,并微笑地看着我。我现在整个很习惯它的出现。

“真的很高兴你总是在身旁保护着我。”它还是一样笑笑地看着我。就在这时候,电话响了。我转过身去接电话。

“嘿!宝贝!阿嬷叫我留下来吃午餐啦!所以会晚一点回去喔…”

我一接听Natalie的电话,随即听到后方有玻璃杯碎掉的声音。我转过身去。看见”它”正用一种裂嘴且令人感到不安的笑容死盯着我,手慢慢地指向我,头渐渐向右边倾斜完美的90度角。这些都不可怕,真正让我害怕的是,那双眼睛,从绿色动人变成黑色死寂,就像电影里面恶魔的真面目。

“宝贝!你还好吗?什么东西掉了?”我完全挤不出任何一句话。

“我没有,是它…”我用颤抖的声音告诉Natalie。

“挂掉电话!!!不要看它!!!”Natalie用一种近乎尖叫的声音喊叫。

我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用尽身上所有的力气挂掉电话,并闭上眼睛。当我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它已经不见了。我马上回拨电话给Natalie,她说她已经在回家的路上。

“这不应该发生的啊!我们不可能会出现在同一个地方。他们说这一定不会发生…他们说它不会对我们造成伤害。”

我现在真的吓到坐都坐不下来,一直在张望它的踪影。Natalie应该随时会到家,我想问她到底刚刚在电话中她说的”他们”是谁,还有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她一定知道事情的真相。从来没有想过,我心中最让我感到安定的事物,可能会是我这辈子最害怕的怪物…

第二段:

Natalie终于从她祖父母家回来,一进门就不断地哭。“你…这不应该发生在你身上的…这不应该发生在我们身上…我爱你,我很在乎你,还有你的家人,这一切都不该发生的。”虽然我的心中充满着疑问,但我还是抱着她,安慰着她直到她不再哭泣。

“宝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是在指’它’吗?”

Natalie说她自己从来就没有”它”对峙过,只有在她身边的人偶尔会遇到她,大家都说她长得和她几乎一模一样,有个一样甜美的笑容和绿色动人的双眼。

“但刚刚你会在电话里头大叫,就表示你知道我正看着她,为什么?”她看着我,又开始大哭。

“我会这么做都是为了要保护你,不想要吓到你。”她说。

“没关系的,告诉我吧!”我把她拉得更靠近我。

接着她就告诉我上次同时看见她们两个的人的那次事故…当Natalie还在念高中的时候,她的家人 – 她的父母和两个哥哥都很习惯在家里看见”它”。他们都说跟Natalie长得很像,只是经常看到它在喝水,而这似乎只会发生在家里,从来就没有出现在学校里或其他地方。她的父母知道有这种状况,从来就不让Natalie带朋友回家,深怕他们会被吓到。

但有一次,因为它从来就没有伤害过任何人,Natalie坚持要把学校朋友Chris带回家一起做功课。Natalie觉得口渴想下楼去拿杯水喝,正到房间门口而已,就已经听见Chris在说话的声音。

“还真好笑,但你那种笑容也太奇怪了吧!”

Natalie完全不知道Chris在跟谁说话,但已经太迟了,Natalie这时候已经站在房门打开的门口,Chris转过头来面相房门,看见另一个Natalie竟然站在门口,吓得脸色发白。Chris才转头过来没多久,Natalie就听见了玻璃杯碎掉的声音,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因为这是第一次她遇到有人同时看见她们两个。

“他妈的三…”Chris瞪大眼睛,还不知道该怎么反应的同时,Natalie冲向房门却被突然关上的房门撞上。

“CHRIS!不要看它!不管怎样绝对不要看它!”Natalie边拍门边对着里头的Chris喊着,却没有任何声音。

五分钟后,房门自动缓缓地打开,Chris已经倒在地上不省人事。医院说Chris的双眼已经完全看不见了,连医生都无法给个合理的解释。他们请Chris回忆当时的状况。

“那个…那种裂嘴似的笑容…还有…那对眼睛…完全黑色的眼睛…它的头…还不自然地…转了90度。无法想像这么可怕的脸…”Chris勉强地说出这些资讯。

Natalie觉得我之所以还看的见的原因是因为这次的”同时出现”是一边在电话里,所以我并没有完全地受到影响。我很惊讶这种的”同时出现”竟然从来没有在她的人生里发生过,Natalie才说”他们”都觉得她不会试图找机会和Natalie同时出现来伤害任何人。我问她所说的”他们”到底是谁。

“嗯…当我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我的曾祖父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虽然他们什么都不说,但似乎有家族成员过去也有相同的状况。”

这样谜团就解开了一些,我们得去找Natalie的曾祖母,唯一能给我们解答且还活着的人。Natalie打电话给她的妈妈,但却因为两年前曾祖父的过世,似乎让曾祖母受到太大的打击,决定断绝一切和家族的联系,让他们很久没有听到曾祖母的信息,只知道她住在乡下,从我们家过去要三个小时,于是我们决定先在家里休息一个晚上,明早再出发。

隔天,Natalie起床,边下楼并告诉我”早餐已经做好了。”

我这才发现我们两个都没有听到闹钟在叫,现在已经十一点了。起床的第一件事情是看看床的四周,确认”它”没有在房间里头。当我走下楼梯后看到她,简直快被吓到心脏跳出来。她面对着厨房入口,喝着柳橙汁。

“干,你吓到我了。” 我大叫。

“对不起…” 她面向着我走过来说着。

“没关系,我知道我们两个现在都很紧张,我们会没事的!” 我走过去并给她一个拥抱。

我们两个都没什么胃口吃早餐,只好匆匆上路。开车的时候,她一路上都握着我的手,让我再度感受到久违的安全感。整趟路程,她都看着我微笑,我也微笑以对,再度见到她那美丽的绿色眼睛,虽然心里还是会不断连结起”它”的真实面目,但还是能安定下来。一路上大概就是如此,直到我们抵达这栋距离高速公路很远的偏僻房子,屋子前面还停着一台老旧的厢型车,好像好几个星期没人去动它了,房子也看起来好像被废弃了很久。

“希望可以找到什么…”我握着她的手说着。

就在我要开门之前,我的电话响了。这种时候发生的电话铃响真的会让人绷紧神经,她的手似乎握得更紧。我转过头去看她,我能感觉到她的紧张。我把手机拿出来一看,”Natalie”,我老婆的名字显示在电话上。我握着的手把我的手握得越来越紧,我才突然发觉,在我身旁的她一直都不是Natalie。不知道哪来的熊心豹子胆,我接起电话,同时馀光注意到我身旁的它渐渐变了表情…呼吸声变得越来越重,甚至还听到脖子在扭转的声音…

“那不是我!!!”Natalie在我避过它的眼神的同时大叫。我似乎又听见了玻璃杯碎掉的声音,而我的手瞬间感觉到炙热的疼痛。

“我知道,我想它应该消失了。” 我忍着疼痛并回着电话答道。

我转过头去,并确认它已经不在这里。Natalie告诉我不要挂断电话,她会想办法尽快抵达我所在的位置。在她开车过来的途中,她跟我说当她醒来的时候,发现人被塞在床底下,似乎有人刻意把她击昏,再把她塞到底下去。她醒来时发现我人已经不在床上,就知道事情不对劲才马上打给我。

我整个人听到这里简直快疯了,”它”会说话?"它”会表现地跟我老婆一样?”它”是怎么握着我的手?"它”怎么可能可以移动到外面去?更重要的是,我接下来该怎么分辨谁是谁?我想起来我刚刚还在疼痛的手,拿起来一看…

“真幸运”,这三个字就像烙印一样出现在我的手上。

当Natalie开车过来的同时,我在思忖,"它”竟然会说”早餐已经做好了。”和“对不起…”,为什么?还有它为什么开始会喝柳橙汁了?这意思是它会进化吗?进化到可以骗我的程度?

在Natalie抵达之前我一直在想这些问题,五点了,天气渐渐变暗。我告诉她我想要先找一间Motel休息,明天再过来。但她却坚持我们至少应该先看看还有没有居住在这间荒废的屋子里头。当Natalie从车子走出来时,拿了一支打火机并点燃拿在手上,说是至少可以让我分辨谁是谁。这种时候,再怎么烂的点子都行。我们走上前去敲门,转动门把才发现门把早就坏了。

“你有听到吗?” Natalie紧张兮兮地问着我。

“听到什么?”我问。

“好像有人正在痛苦地尖叫着…”她说着。

我的直觉就是赶快离开这里,但就在要动作之前,Natalie已经领着我打开大门。不过我把一只脚卡在门槛那里,避免那种”刚进到诡异地方,门却在你身后自动开起来”的那种恐怖片桥段。房子里头灰尘和蜘蛛网满佈,等到眼睛适应黑暗后,我才发现这间房子根本早已废弃,墙上和家具上到处都有红字组成的符号。

“我觉得…头好晕。” Natalie开始重心不稳,马上在她昏倒前将她搀扶起来。

我抬头看着前方的长廊,远方似乎有个人正指着我,头又用着不自然的倾斜角度,看不清楚她的轮廓。二话不说马上逃离现场,拉着Natalie赶快离开。就在这时候,大门就在我们眼前用力地被关上,但还好我还有留着一只脚卡在门槛那里。我忍着疼痛把Natalie也一并拖了出来,我回头看,希望她已经消失,却事与愿违。它用着一种极慢的角度在接近我们。

恐怖故事:老婆的诡异秘密

接下来的事情我不太记得了,印象中记得不知道怎么弄的,我把Natalie塞到车子里头去,当我倒车看着后照镜时,它的嘴巴用种不自然的幅度张大着,还伴随尖叫声,我踩下油门后,还能听见房子的窗户碎裂的声音。我开了半小时的车到了这间Motel。Natalie还是没有醒过来,而我却睡都睡不着,连移开视线都不敢。到底手上的信息是什么意思?是在玩弄我吗?是想告诉我我很幸运刚好接到老婆的电话吗?我还该不该跟着其他人回去刚刚那栋屋子?

第三段:

前文编按:因为原文没有解释Natalie拿出打火机[进入屋子之前]的用意,只有提及作者自己不喜欢Natalie这样做。在这里做个更改,是Natalie点燃香烟,在自己的手腕上做记号,以便原作者辨认真假。

在Natalie醒来以后,我们很认真地讨论接下来该怎么办,我馀光瞄到她手腕上的香烟烧痕还在。

“是我…我真的希望我可以继续保护着你,但我现在都不敢相信自己还是不是自己了…”

她注意到我的眼光,眼神黯淡地说着。情绪崩溃的她在我的怀中大哭。但她是对的,虽然我知道现在在我眼前的她,把我从”它”的手中救回来了两次,但我却不由自主地开始怀疑眼前的她。不管怎样,我们最终还是归论出几个合理的猜测。

第一,”它”似乎不会和Natalie本人互相对峙,就像Natalie才一昏倒,我就马上看见”它”在长廊的另一头出现。

第二,从”它”可以开始说话和移动到屋子外头,就可以知道”它”随时在进化,或者就像Nosleep网民所说的,可能不只一个”它”。

第三,从透过电话,Natalie救了我两次来想,电子产品似乎可以削弱”它”的威力。

最后,那栋房子肯定有什么东西,不然为什么”它”似乎不希望我们继续靠近的样子?一定有什么东西存在在那栋房子里头,但就这样贸然回去太危险了。最后我们决定要联络在Natalie的人生中唯一一个有经历过”同时出现”经验的人 –Chris。

几通电话了解后,我们发现Chris住在附近的镇上,还是个视障援助社团的主持人,还得知今天早上11点,Chris刚好有场演讲正要举行,而且从这里出发,我们有机会准时抵达现场。Chris的演讲充满着正向能量,说着他在人生中所达成的成就。

“自从失去视力的那天,我才真正不再继续活在恐惧当中!”他用这句话,结束了整场演讲。

等到会场清空后,我们才上前去找Chris,还有他的老婆。就在我还在思考着该怎么问Chris时,Chris就指着我说:”啊…所以又发生了是吧!她告诉我你们总有一天会来找我。”

她随后解释自从那件意外发生后,Natalie的曾祖母就有找过他,说她很抱歉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并决意要帮Chris找出会发生这场意外的原因,还跟Chris说在Natalie身边,这种意外总有一天一定会再发生,一定要想办法找个方法解决这一切。就在我们告诉Chris有关那栋房子还有里头的符号的事情后,Chris的表情变得很沉重。

“这就表示她[曾祖母]试图要把”姊妹”绑在那栋房子里头,我担心她可能没有成功,甚至可能已经丧失生命了…”他越说越小声。

“你刚刚是说”姊妹”吗?”我提出疑问。

Chris接着问我们要不要回到他家讨论这一连串未解的谜团。Chris的老婆煮着午餐给我们吃,在此同时,Chris就将那天失去视力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我们。

“这件事情我只有给你的曾祖母知道过。那天在我昏倒之前,我有看到还有另外一个”它”站在原本我正在看着的”它”的后面。就在我要昏倒的时候,我听到有个气息说着’享用吧!’ ”

他开始解释为什么他会说”姊妹”,是因为曾祖母很确定她有看过不只一个分身,还有,它们是依赖着我们对他们的恐惧感而活,不只如此,我们越怕,它们就会变得越有吸引力。

恐怖故事:老婆的诡异秘密

的确,我现在最怕的东西,就是对我最有吸引力的人的模样 – Natalie。曾祖母花了几年的时间研究古代神话、恶魔学、神祕学和家族历史,她终于找到一个可以锁住它们的方法,所以那栋屋子里头才会出现这么多的奇怪符号,”姊妹”也不希望我们靠近那里的解释。曾祖母肯定知道怎么锁住它们的方法,不过,就目前为止,以它们还会现身以及坐在车子里头的现象来看,曾祖母或许没有百分之百地成功封锁它们,不过房子里头肯定有些东西正在削弱它们的能量。虽然得到了很多资讯,但不能肯定如何封锁”姊妹”的力量还是让我很着急。

“午餐好萝!” Chris的老婆说着,并将我们带到厨房用餐。

Chris也想结束这一切,所以他建议我们在他家过夜。有鑑于我真的几天下来都没有好好睡觉,我真的很感谢这个提议。我们全都在客厅过夜,由我和Chris的老婆轮流守夜,确保不会有事情发生。

凌晨三点,又被渴醒。我半开玩笑地觉得我是不是身体出了什么毛病,每次都是午夜渴醒。我看到Chris的老婆坐在一旁守夜,她用一抹微笑看着我。

“哪里有水?”我小小声地问着她。她指着厨房,示意我自己过去拿。

我提心吊胆地走过去,怕又会看到”它”在那里喝水。还好厨房是空的,打开冰箱要拿水出来喝,却发现冰箱里头什么冰水也没有。想说在储藏室应该有一些备用的瓶装水,才走过去打开灯,竟然看到Chris的老婆被綑绑着,昏倒在储藏室里面。我这才惊觉!

“午餐好萝!” 这是一整天Chris老婆唯一说过的话…

我冲回去客厅,看到Natalie已经消失在客厅之中,而Chris还好端端的睡着。我随即把Chris叫醒,并打电话给警察。我知道Natalie一定被带到了那栋房子,完全没时间跟他们解释Natalie到底跑去哪里,马上开车去那栋房子。我知道这很蠢,但当你心爱的人陷入可能的危险时,你一定也会奋不顾身地去解救她。

路程上我一直问自己,怎么会没注意到这个?”它”进化的速度真的超乎想像,还会变成其他人的样子?是因为我不该在意外发生后还能看见或活着吗?”它”在追杀我吗?但为什么现在要把Natalie带走呢?抵达那栋房子,才正要出车门,电话声响起来。是Natalie。

“宝贝!你还好吗?你人在哪里?”我很着急地问着Natalie。

“我…我不知道…我以为我还在Chris的家里…结果醒来发现我在家里…你快回来好不好?”

我被搞糊涂了…电话那一头的人真的是Natalie吗?

“宝贝,你的手腕上…”

“有,手腕上有烟痕。”我随即开车回家。

我才正要倒车离开时,我看到某扇窗户后面,”它”站在那里,拿着一杯水,边喝边看着我微笑,而那双眼睛却比以前还要更绿。

”它”知道我现在要回家找Natalie,但”它”却希望我看到”它”现在的样子,但是为什么?

我到家后,Natalie跑出来并紧抱着我,我知道这很残忍但我随即把他的手腕拉出来看,看还有没有烟痕在上面。

“是我…”Natalie失望地看着我。

当我看着她的眼睛时,有这么一瞬间,我发现我不能呼吸。Natalie那对绿色的双眼消失了,虹膜竟然变成暗黑色,不再是会让我安定的绿色双眼了。Natalie知道后就一直大哭,而我现在也在整理自己的思绪。从她眼睛变颜色到现在已经整整一天了,不过再也没有见到”它”的出现。

生活回归正常,虽然不像过去完美,但还算正常。Natalie还是她自己,不过变得更严肃了一点。我打电话给Chris,她告诉我他和他老婆现在都很好,也没有再见到”它”。

我不晓得我该不该再回去那栋房子调查,我一直在想,”它”肯定是想让我看到”它”现在的样子,”它”想要让我知道她从我身边夺走了什么,我甚至不知道消灭”姊妹”会不会让Natalie重新拥有那对绿色的双眼。

译者按:就目前原文的状态,不肯定会不会有续集...

相关文章

  • 全美国最友善的小镇
    全美国最友善的小镇
    我住在一个大学城里,这小镇以全国最低犯罪率引以为傲。事实上,几年前这小镇还被票选为全美最友善的小镇。当我听到这票选时,我非常的震惊,我很纳闷他们真的有拜访过我......
  • 东北狐仙故事
    东北狐仙故事
    导读:这件事是若干年前和朋友一起喝酒时,无意聊起的,当时听了 觉得挺吓人的,但没当真,不久前有幸能与其家人共餐,期间聊起此事,得以确认!也就不得不相信这个世界的奇妙了......
  • 隙缝里的眼睛
    隙缝里的眼睛
    Hasnol这个人运气很背,遇到怪异的事件特别多,他就如我们华人所说的一般拥有一双奇异的阴阳眼,其实这也是成为降头师最好的体质,只是他看到不该看的事物已经过多,造就他......
  • 日本骸骨少年传说
    日本骸骨少年传说
    这是住在东京都内的朋友的弟弟的经验。我是从朋友那里听来的。在那个地区与他弟弟同年的男生,小学时代的某一时期,好像常常在公园和一个骸骨的男孩子玩。"骸骨"并......
  • 我的恐怖罗曼史
    我的恐怖罗曼史
    这件事情大部分我不太记得了,因为当时年龄小不过太过震撼所以重点都记得如果以现在年龄来想应该还好但我还是尝试把这件事情叙述出来正文开始:我因为父母离异的关系......
  • 树林里的无头地藏
    树林里的无头地藏
    我还是小学生的时候,还记得住家附近的公园,有个大哥哥常常会跟我们一起玩,大家都叫他“蝉哥哥“。举凡捉虫、足球之类的,不管什么他都会陪我们一起玩。那时我才刚转学......
  • 十三则东北农村诡异小故事
    十三则东北农村诡异小故事
    东北农村用句俗话讲就是鸟不拉屎的地方,地广人稀,镇上户数也不多,我家就在主街的第二条街上住。不在街边而是有个我家的道口沿到我家院子,进院子走一咕噜才能看到我家......
  • 文革鬼故事深夜鬼打墙
    文革鬼故事深夜鬼打墙
    这个故事发生在上世纪文革时期。那时,虽然两大派之间的斗争很激烈,但是,各人们公社和农业管理区,没忘记在抓革命的同时促进各村的农业生产。当时的口号是;“工业学大庆......
  • 五个遭遇变态狂魔的真实网民经历
    五个遭遇变态狂魔的真实网民经历
    扑克脸(Poker Face)我的故事发生在加利福尼亚州的安提阿市,时间是凌晨两时。开始时我在朋友的家,一个温暖而安全的田园小屋里。我们饮了很多很多酒,口齿不清地闲聊着......
  • 马来西亚水鬼故事
    马来西亚水鬼故事
    我的以前的老家前面就是SG.MUDA,而我的老家距离这条河大概是50METER吧,每次水灾时,我的老家的就会金榜题名的。这件事是我的老爸跟我说的,这件事,是发生在二十年前的一......
  • 地球上最毛骨悚然10种声音
    地球上最毛骨悚然10种声音
    说到恐布的声音不知道大家害怕什么呢?是用指甲刮黑板发出的声音让你受不了、还是用保丽龙去刮玻璃的声音呢?其实这世上让人不舒服的声音还有很多,国外网站最近就整理......
  • 布鲁克·格林伯格:不老女婴死因是什么?为何一直长不大?
    布鲁克·格林伯格:不老女婴死因是什么?为何一直长不大?
    相信大家都听说过不老女婴的故事,这是一位来自于美国马里兰州的小女孩,名字叫做布鲁克·克林伯格,她永远都长不大,不管是4岁、14岁、16岁还是20岁,都还是一个1岁婴儿的样貌,而布鲁...
  • 小女孩几个转世轮回前世被证实,说明转世轮回真的存在?
    小女孩几个转世轮回前世被证实,说明转世轮回真的存在?
    世界上到底有没有轮回以及前生来世这回事呢?其实前面有文章用科学的眼光介绍过转世轮回的说法,相信大家在生活中也经常能听到转世轮回的事情,今天51区要介绍一个知道......
  • 神秘鲁班书恐怖真相之谜
    神秘鲁班书恐怖真相之谜
    相传 《鲁班书》 由鲁班所着, 此书透着一股神秘的力量。 看过此书的人必定断子绝孙, 还会获得一些神秘的力量。真的鲁班书应该是上下两册。 上册是整人的法术, 下册......
  • 世界最伟大的八大木乃伊 接触奥茨冰人的人都死了
    世界最伟大的八大木乃伊 接触奥茨冰人的人都死了
    世界最伟大的八大木乃伊,木乃伊是古代埃及为了保存法老王而使用的一种特殊保存的方法,迄今为止发现的木乃伊已经多得数不过来了,其中有八具木乃伊更是闻名全世界,也带给我们非常大的震撼,图坦卡蒙、拉美西斯二世、哈特舍普苏特、新克罗木乃伊、5岁印加女孩、胡安妮塔、冰人奥兹、沼泽木乃伊,下面让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 苏佩加空难:世界足球史上悲惨事件 意大利人永远的痛
    苏佩加空难:世界足球史上悲惨事件 意大利人永远的痛
    苏佩加空难事件,是世界足球历史上最大的悲惨事件,也是意大利人永远的痛,苏佩加空难让当时的王朝球队都灵神之队的球员、教练、医务人员等31人全部遇难,事故的原因是飞机直接撞向...
  • 中国人喜欢吃辣椒 而辣椒是如何传入中国的?
    中国人喜欢吃辣椒 而辣椒是如何传入中国的?
    湖南人、四川人爱吃辣爱到出名,一些以宋朝、唐朝作故事背景的古装剧,厨房景里大模斯样地挂著一串串辣椒,许多人因此以为辣椒”应该是中国土产的植物,却原来事实并非这样。...
  • 珠穆朗玛峰上勇敢者的故事
    珠穆朗玛峰上勇敢者的故事
    攀登珠峰大概要花费三万到六万美金,甚至花掉你的生命。珠穆朗玛峰:海拔8850米的,气候极其恶劣。峰顶最大风力可达到飓风的强度——每小时189千米,气温可达零下73摄氏......
  • 盘点都有哪些让人恐怖的吸血鬼
    盘点都有哪些让人恐怖的吸血鬼
    血液的主要成分是水,这意味着它不能为巨型吸血鬼提供足够的能量。而且因为大多数动物保护自己的血液,所以真正的吸血鬼必须保密,即使他们咬了一小口。现在,让我们来看看可怕的吸...
  • 南宁现翻版蓝可儿离奇案件
    南宁现翻版蓝可儿离奇案件
    只能用蓝可儿案件去形容他!否则这要如何发生?2014年4月27日,南宁发生一起“诡异”事件。一名刚毕业不到一年、正在待岗的大学生小刘走进南宁星湖路一家酒店电梯。随......
.

猎奇档案

热门文章

热门文章

今日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