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区未解之谜网

未解之谜与世界之最,猎奇文章

首页 > 猎奇档案 > 百年前的连环杀手开膛手杰克

百年前的连环杀手开膛手杰克

时间:2015-04-22 07:16:55 作者:超人 来源:51区未解之谜网 手机阅读

开膛手杰克(Jack The Ripper)是1888年8月7日到11月9日间,于伦敦东区的白教堂(Whitechapel)一带以残忍手法连续杀害至少五名妓女的凶手代称。犯案期间,凶手多次写信至相关单位挑衅,却始终未落入法网。其大胆的犯案手法,又经媒体一再渲染而引起当时英国社会的恐慌。至今他依然是欧美文化中最恶名昭彰的杀手之一。

虽然犯案期间距今已达百年之久,研究该案的书籍与相关研究也日渐增多。但因缺乏证据,凶手是谁却是各说其词、毫无交集,因而使案情更加扑朔迷离。可是开膛手杰克的身影却透过媒体、摇滚乐、玩具等物品不断出现在今日的大众文化之中。

1889年9月21日于《Puck》杂志发表,由著名漫画家汤姆·梅利所绘,描述无法确定谁是白教堂凶案凶手开膛手杰克。犯案过程

1889年9月21日于《Puck》杂志发表,由著名漫画家汤姆·梅利所绘,描述无法确定谁是白教堂凶案凶手开膛手杰克。犯案过程

开膛手的犯案地点集中在伦敦东区(East End of London)白教堂(Whitechapel)附近。这里在当时是著名的移民集散地,远从俄罗斯和东欧来的数万移民定居在此。由于收入微薄,此处早已成为贫穷与犯罪的温床,街头上流落着无家可归的流氓与拉客的娼妓。虽然苏格兰场于1829年就建立全市巡逻网,但薄弱的警力仍难以负担每晚有数万妓女出没的东区治安。

白教堂连续凶杀案

1888年8月7日一具女尸被发现陈尸东区的白教堂,死者是中年妓女玛莎·塔布连(Martha Tabram),身中三十九刀,其中九刀划过咽喉。同年8月31日凌晨三点四十五分,另一位妓女玛莉·安·尼古拉斯(Mary Ann Nichols)被发现死在白教堂附近的屯货区(Bucks Row)里,时年43岁。她不但脸部被殴成瘀伤,部分门齿脱落,颈部还被割了两刀。但最残忍的是腹部被剖开,肠子被拖出来,女阴也遭利刃严重戳刺。

由于该教堂附近甚少发生凶杀案,这两件案子和之前的几件杀人案件受到社会大众的注目,有些媒体甚至以“白教堂连续凶杀案”(the Whitechapel murders)称之,认为是同一名凶手所为。这样绘声绘影的描述引起当地居民的恐慌,于是警方在此投入更多的便衣警探巡逻,当地居民也组织巡逻队维持治安。如此使人们相信此类案件将不会重演。

开膛手杰克

没想到8天后,也就是9月8日凌晨五点四十五分,一位居住在汉伯宁街(Hanbury Street)29号的老车夫于其廉价出租公寓的后方篱笆里发现一具女尸,死者是47岁的妓女安妮·查普曼(Annie Chapman)。她与前位死者同样被割开喉咙,并惨遭剖腹,肠子被甩到她的右肩上,部分子宫和腹部的肉被凶手割走。其颈部有明显的勒痕,据说死前曾呼救,但未引起注意。由于这是凶手第一次在住宅附近犯案,时间还是接近清晨的5点以前,却未发出任何引人注意的声响,此案成为日后人称开膛手的凶手所犯下最著名的案件。

《Puck》杂志1888年9月29日发表的漫画:“被忽略的复仇者”

《Puck》杂志1888年9月29日发表的漫画:“被忽略的复仇者”

9月27日,中央新闻社(Central News Agency)收到一封用红墨水书写,并盖有指纹的信,署名“开膛手杰克”(Jack the Ripper)。信中以戏谑的态度表明自己就是杀死妓女的凶手,并声称被逮捕前还会继续杀害更多妓女。由于这封信以“亲爱的老板”(Dear Boss)起头,日后便以此称呼凶手寄发的第一封信。

9月30日凌晨一点,一名马车夫于住家附近发现伊丽莎白·史泰德(Elizabeth Stride)的尸体。不同于前两位牺牲者,这位44岁的瑞典裔妓女虽被割喉,但未遭剖腹,而是死于左颈部动脉失血过多。由于犯罪手法不同,有人怀疑此案的凶手与前两起开肠剖腹的凶案并无直接关系。

就在大批警力赶到伊丽莎白·史泰德陈尸处时,凌晨一点四十五分左右,46岁的妓女凯萨琳·艾道斯(Catherine Eddowes)被发现横尸在主教广场(Mitre Square)上。除了同样被割喉剖腹,肠子甩到右胸外,她还被夺去部分子宫和肾脏。由于巡罗的员警声称一点半时这里并无异状,因而研判死者是在一点半至一点四十五分之间被杀害,并被剖开腹部。凶手行凶手法之俐落,让多数人认为他可能是专业的外科医生。

凌晨三点,一位搜寻可疑嫌犯的警员在高斯顿街(Goulston Street)附近发现件沾满血的衣物,经过鉴定是凯萨琳·艾道斯身穿围裙的一部分。而在衣物掉落的附近高墙上,发现疑似凶手用粉笔写下的一行文字:“犹太人不是甘于被怨恨的民族!”("The Juwes are not The men That Will be Blamed for nothing.",但另有刑警记得是"The Juwes are The men That Will not be Blamed for nothing.")。之后警察督察长汤玛斯·阿诺德(Thomas Arnold)到现场巡视并观看这句留言,因担心该墙上涂鸦天亮后被路人看到,反而激起反犹太主义者的情绪,当场下令擦去。

最后一位受害者

10月1日,中央新闻社又收到一封明信片,内文同样以红墨水写成。信里,写信者自称是“调皮的杰克”(saucy Jacky),并提到他打算“隔天再干两件事”——一般认为就是9月30日凌晨伊丽莎白·史泰德和凯萨琳·艾道斯这两起命案。另外,写信者提到打算割下死者的耳朵寄给警方,这与凯萨琳·艾道斯遗体外耳损毁的情形类似。最后,写信者同样留下“开膛手杰克”的属名。而日后便以写信者自称的“调皮的杰克”("Saucy Jacky")称呼该信件。

10月15日,一封寄给白教堂一带的居民自发组成的白教堂警戒委员会(Whitechapel Vigilance Committee)信再度引起大家的注意。信里附半颗肾脏,并以黑色墨水书写。写信者声称“来自地狱”,并说这颗肾脏取自“某个女人”(一般认为就是凯萨琳·艾道斯)身上,其中半颗被他煎熟吃掉。不同于前面两封信,这封信没有任何署名,日后人们便以开头的“来自地狱”("From Hell")为此信命名。比起前两封信,一般认为此信由凶手亲自书写的可能性最大。

11月9日一位多塞街(Dorset Street)上的房东托他助手到玛莉·珍·凯莉(Mary Jane Kelly)的房间收六个星期未缴的房租,却从窗口发现这位25岁的年轻妓女惨死在床上:她全身赤裸,颈部有勒痕,胸部和腹部被剖开,脸部的耳鼻和乳房也被割掉,据信被凶手拿到旁边的壁炉烤熟吃掉(但有人认为是被凶手割下带走)。一位邻居宣称昨晚,即11月8日晚上八点半时仍看到凯莉活著(不过她对凯莉的长相描述不完全正确),另外有邻居声称当天凌晨四点左右有听到一声凄惨的女性尖叫声。但可以确定的是,尸体发现的前一天晚上10点,凯莉曾出现在酒吧里。

玛莉·珍·凯莉命案后,开膛手杰克似乎消声匿迹:伦敦未再出现类似的命案手法,媒体对命案的兴趣也逐渐褪去。但警方动员大批人力却迟迟无法侦破案件,饱受包括维多利亚女王在内的英国各界人士批评,进而导致警界高层的异动。1892年,警方宣布停止侦办白教堂连续凶杀案。

开膛手书信

开膛手书信

综观整个开膛手犯案期间,警方和报业收到千百封关于案情的信件。有些信出自全心全意提供讯息协助捉拿凶手的人士之手,但其中绝大多数被认为对案情毫无帮助而被忽略。

也许这数以百计的信中,较吸引人的是那些宣称凶手亲笔写的信件。这些信中绝大部分被当作骗局。许多专家指出这些信里“没有任何一封”是真的,但其中却很可能包含凶手真迹。经过近代和现在的权威人士验证,有三封信最引人注目:

《“亲爱的老板”信》:日期是写9月25日,邮戳日期是9月27日,收件者是中央新闻社(Central News Agency),9月29日被送往苏格兰场。刚开始这封信被认为是个骗局,但当爱道斯的遗体被发现有只耳朵部分被割掉时,信中被应证的“割走女士们的耳朵”("clip the ladys ears off")引起人们的注意。警方于10月1日公布这封信,希望有人能认得信里的笔迹,但徒劳无功。“开膛手杰克”之名第一次出现在这封信中,并在信件被公布后获得世界级的恶名,大部分的胡闹信件都模仿该信的笔调。连续凶杀案结束后,警方宣称该信是一名当地记者的骗局。

《“调皮的杰克”明信片》:邮戳日期是1888年10月1日,收件者是中央新闻社(Central News Agency),内文笔迹类似《亲爱的老板信》。信中提到两位受害者 (即史泰德和艾道斯)将死在彼此附近:“此时的两件事”("double event this time.")。有争议的是这封信在凶杀案公布前就寄出了,而且不像是具有此类犯罪知识的怪人所写,虽然它在案发前24小时更早以前就被加上邮戳,且后面相当长的细节为当地居民与记者所知晓。之后警署宣称已确认该信是由特定记者所写,而这位记者也是《亲爱的老板信》的撰写者。

《“来自地狱”信》:又被称作《卢斯科信》(Lusk letter)邮戳日期是10月15日,白教堂警戒委员会的乔治·卢斯科(George Lusk)于1888年10月16日收到。卢斯科打开信件附送的小盒子时,发现里面有半颗肾脏,不久将其保存在“酒之灵魂”(乙醇)的医生说这是人类的肾脏。艾道斯其中一颗肾脏被凶手取走,而这位医生认为寄给卢斯科的肾脏“貌似凯撒林·艾道斯被取走的那颗”,虽然他的发现十分不可靠。该信的作者宣称已经“煎熟并吃掉”另外半颗肾脏。关于这颗肾脏的说法不太一致:有人坚称这是艾道斯的,但其他人认为这只是个“恐怖的恶作剧,而且仅仅如此。”

有些地方会列出另一封信,即日期是写1888年9月17日,被认为是第一封使用开膛手杰克这名号的讯息。专家们相信这是封20世纪才被放入警方档案,距离开膛手犯案时代已十分久远的的现代赝品。他们察觉到这封信既无警印鉴以核对收件日期,也没有早期调查员检查过其是否是潜在证据。另外没有任一当时的警察档案曾提过该信,而且部分看过的人宣称这封信是用圆珠笔书写,而这要到开膛手杰克犯案后50多年后才被发明。

受害者

已确定的受害者都是中下阶层的妓女,且除了玛莉·珍·凯莉外,皆年趋中年却无固定居。受害者都在隐密或半隐密的地方被杀,死前大多呈现酒醉状态。死者的遗体显示受害者喉咙被割开,死后腹部往往被剖开,部分受害者甚至外阴被凶手切下。现在很多人相信受害者开始就被扼死,以防她们求救。一些尸体的内脏被取出,而根据尸体上的伤口,凶器被认为是如手术刀般锐利的刀,因此推断凶手有相当程度的外科和医学技巧,其职业可能是医生或屠夫。

玛莉·安·尼古拉斯 :闺名玛莉·安·沃克,绰号“波莉”。1845年8月26日出生,1888年8月31日星期五被杀。

安妮·查普曼 :闺名爱莉莎·安·史密斯,绰号“黑安妮”。1841年9月出生,1888年9月8日星期六被杀。

伊丽莎白·史泰德 :闺名伊丽莎白·古斯塔斯多特,绰号“长丽兹”。1843年11月27日生于瑞典,1888年10月30日星期六被杀。

凯撒琳·艾道斯 :曾化名“凯特·康微”和“玛莉·安·凯莉”,皆出自于以习惯法婚姻结为连理的丈夫汤玛斯·康微和约翰·凯利。1842年4月14日出生,1888年9月30日星期日被杀。

玛莉·珍·凯莉 :到巴黎旅行后自称“玛莉·珍娜特·凯莉”,绰号“姜”。据称1863年生于爱尔兰蒙斯特的利麦立克或利麦立克郡一带,1888年11月9日星期五被杀。

可能的受害者

当时其他遭到类似手法攻击或杀害的受害者们罗列于下表中。这些受害者的资料十分有限,其中包括:

“费小仙”("Fairy Fay")

这是1887年12月26日一起无名凶杀案的死者绰号。死因被认定是“一根尖头柱贯穿她的腹部”,一般认为“费小仙”是媒体一项与艾玛·史密斯凶案(见下方)有关的乌龙产物:他们把艾玛的朋友在艾玛遭受攻击后,提到艾玛在凶案前一年耶诞节也受到攻击一事误认为另外一桩凶案。“费小仙”一词直到艾玛·史密斯凶案后多年才出现,且似乎出自著名歌曲《波莉多利都朵》(Polly Wolly Doodle)的歌词:“好好享受吧,我的费小仙”(Fare thee well my fairy fay),现在并无任何证据显示有这位受害者确实存在。在凶案发生地的纪录里也显示当时附近没有位女性姓“费”。

安妮·密尔沃(Annie Millwood)

大约生于1850年,据闻是1888年2月25日一次攻击事件的受害者,这次攻击造成她“腿部与下半身有多处刺伤”而住院治疗。之后她顺利出院却于1888年3月31日去世,死因很可能是某种自然因素。

艾达·威尔森(Ada Wilson)

据闻是1888年3月28日一次攻击事件的受害者。她的颈部连中两刀,但却劫后余生。

艾玛·伊丽莎白·史密斯(Emma Elizabeth Smith)

大约生于1843年。1888年4月3日她遭到攻击,一把钝器贯入其阴道,造成会阴破裂。受到攻击后她设法带伤走回自己的租屋,回去后朋友们送她到医院,在此她告诉警方其遭到两三人围攻,其中一人未成年。之后陷入昏迷,直到1888年4月5日去世。

玛莎·塔布连(Martha Tabram)

闺名玛莎·怀特,有时本名因拼错写成玛莎·塔布兰(Martha Tabran)。生于1849年5月10日,1888年8月7日被杀,身中三十九刀。基于某些不完整的理由,如缺乏犯案证据和行凶动机、地理和时间上近乎接近以及标准的攻击方式,塔布连最常被认为是开膛手刀下另一位受害人,但两者最大的不同在于犯罪手法(穿刺,而非勒毙或割喉)。不过现在大家也接受凶手会改变犯罪手法,甚至戏剧性的变化。

“白厅之谜”("The Whitehall Mystery")

这词指的是1888年10月2日白厅街(Whitehall)上新伦敦警察队总部大楼地下室发现的无头女尸。原本属于这具尸体的一只手臂在泰晤士河畔的皮米里科(Pimlico)被发现,另外一条腿被肢解后埋在尸体发现处底下,剩下的一手一脚则未找到,而死者的身分始终无法辨识。

安妮·法尔(Annie Farmer)

生于1848年,据闻是1888年11月21日一起攻击事件的受害者。这次攻击中她颈部被割开,鲜血直流以致差点丧命。幸好伤口不深,而这显然是因凶器为钝刀。警方怀疑这伤口纯为自残,故不久停止侦办这宗案件。

萝丝·米雷(Rose Mylett)

真名可能是凯撒琳·米雷,但又名伊丽莎白·“酒鬼丽兹”·戴维斯、“秀丽”艾莉丝或“克拉拉”。生于1862年,死于1888年11月20日。据闻她被“紧紧缠在脖子上的绳索”勒死,虽然有些调查员相信她是烂醉如泥时不小心被自己穿著的衣领勒住而窒息。

伊丽莎白·杰克生(Elizabeth Jackson)

一名妓女,1889年5月31日至6月25日其部分遗体自泰晤士河中陆续打捞出来。据闻这些尸块是根据她失踪前已有的伤痕辨识出来,显然她死于凶杀案。

艾丽丝·麦坎锡(Alice McKenzie)

绰号“陶烟管”艾丽丝,并使用化名艾丽丝·布莱恩做为。她大约生于1849年并死于1888年7月17日。据闻死因是“颈动脉断裂”但身上被发现另有数起小处瘀伤。

“宾奇街凶案”("The Pinchin Street Murder")

这是指1889年9月10日被发现的无头尸,除了双手未被割断外,其情况类似“白厅之谜”。一份当时无法确认的推测认为尸体的确切身分是莉迪亚·哈特(Lydia Hart),即一名失踪妓女。“宾奇街凶案”和“白厅之谜”常被认为是同一连环杀手所为,“他”因而被称为“无头尸杀手”或“无头尸凶手”。然而开膛手杰克与“无头尸杀手”是否为同一人或毫无关联的两者(但很可能在同一地区活动)已成为长久以来开膛手研究者争辩不休的话题。另外,伊丽莎白·杰克生也被认为可能是“无头尸杀手”刀下的另一位受害者。

法兰西丝·寇尔(Frances Coles)

又名法兰西丝·寇尔曼、法兰西丝·哈金斯或绰号“橘发尼尔”。生于1865年,死于1891年2月13日。她后脑杓上的小块伤口显示曾被狠狠摔在地面,且喉咙被割开。然而遗体上找不到其他肢解痕迹。

凯莉·布朗(Carrie Brown)

绰号“莎士比亚”,乃出自她酒醉时背诵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的习惯。大约1835年生于美国纽约州纽约市的曼哈顿,1891年4月24日遇害。她被衣料闷死且随后被利刀肢解。其遗体上发现外阴部有大撕裂伤,背部和腿部有轻微的割痕。虽然她的卵巢在床上被找到,但没有任何器官被夺走,这是否为凶手故布疑阵则不得而知。当时,这宗凶案被拿来和白教堂凶杀案做比较,但伦敦警方坚决否定两者的关联性。

某些开膛手研究者援引伤残男童的案例,认为他们也可能是开膛手犯案的对象,因为当时几封宣称是凶手寄给警方的信中曾不断威胁将杀害幼童。

嫌疑犯

虽然开膛手杰克引起世人注目,但直到目前为止,并无明确的证据指出凶手是特定的几个人物。相反的,随著时间日渐久远,研究者渐增,被大家认定的嫌疑犯越来越多,且身分遍及当时伦敦的各个阶层;反倒是传统上被认为嫌疑最重的几个嫌犯,于更多资料发堀后逐渐被还清白。在此,将列举出较具知名度的嫌疑犯。

下列是警方认为很可能是开膛手杰克的嫌疑犯(但请注意并没有证据可供认定他们就是):

马塔古·约翰·杜立德(Montague John Druitt)

取得律师身分后,他自1881年至1888年11月21日起长期担任某间私立学校老师以彰其职。另外,他也是有名的运动家和业余板球员。由于不明的原因,1888年11月19日最后一次现身于一所位于布莱克希斯(Blackheath)的学校,两天后宣告失踪。1888年12月31日他的遗体被发现漂浮在泰晤士河上,检查结果显示其尸骇由于口袋放入大石块,曾沉入河底数星期之久,警方因此推断他于沮丧的情况下投河自尽。由于他失踪与死亡的时间距离第五起凶杀案不远,且他死后凶杀案不再发生,让当时许多调查员认为他就是开膛手。

然而近年来的研究显示,在凯莉凶案与他死亡之间,他曾在法庭上担任合法代理人,且根据法庭纪录,还曾为了座位的问题争论许久。某些人认为这反驳了杜立德在凯莉案后精神崩溃的说法,而在麦维·麦克那登爵士(Sir Melville Macnaghten)的备忘录,也就是最早认为杜立德有嫌疑的文件里,这位律师被误认为一位医生,由此进一步推论,福德瑞克·艾柏瑞(Frederick Abberline)侦探怀疑杜立德涉有重嫌。

塞维林·安东尼诺维奇·克拉索威斯基(Severin Antoniovich Klosowski)

化名乔治·查普曼,但与受害者安妮·查普曼无任何关系。他生于波兰克拉索威斯基,但来到英国后取名查普曼。当时他住在伦敦,是个有暴力倾向的男人,或许懂些医学知识,后来因毒杀三名女子的确切罪行处以绞刑。他曾一度是福德瑞克·艾柏瑞认为最有可能是凶手的嫌疑犯。

阿朗·柯明斯基(Aaron Kosminski)

伦敦犹太人社群成员,1891年2月曾送入精神疗养院治疗。他被麦维·麦克那登警长备忘录列入嫌疑犯之一,理由是他有许多疑点,如长的像主教广场附近“伦敦巡警看到的那名男子”(这个说法仅见于该文件中,有些研究者认为麦克那登真正的意思是指伦敦警方的目击证人约瑟夫·劳温岱,然而其他人却想到另种解释:并未有权威性的资料显示那晚有任何人出现在广场附近。)助理长官罗伯特·安德森(Robert Anderson)与唐纳·斯文森探长(Donald Swanson)的评述都宣称“只有眼力好的人才看的到凶手。”(虽然有多种说法,但这可能是指目击证人以色列·史瓦兹)。

然而,他们宣称因为证人不愿意提供不利于犹太人的证据,因此不可能起诉。斯文森在他报告版本的边注里提到,那个男人就是柯明斯基,并补充说他兄弟的家就在白教堂伦敦警局旁,而其被双手反绑送入精神病院里,不久便死了。最后两个关于柯明斯基的细节不太正确,因为他活到1919年。他的精神错乱症状有幻听、担心被其他人吃掉的恐惧和拒绝梳洗。在院里他被描述成没有伤害能力的人物,虽然有一次他对著院里的服务员挥动一张椅子。近年来多数研究者认为他会被列入嫌犯名单里,凶案当时的反犹太主义情节影响大于其症状与案情的关联性。

麦可·奥斯卓(Michael Ostrog)

职业骗子,曾化名和易容过。他被一位新加入调查的警官列为嫌疑犯,时间是1889年,也就是“真作五案”的受害人遇害隔年,但研究者找不到证据指出他犯过比偷窃和诈骗更严重的案子。事实上,纪录显示开膛手犯案期间他正在法国监狱里服刑,而这似乎成为一项难以动摇的不在场证明。他生前最后一次被提及是在1904年。

约翰·皮札(John Pizer)

皮札是住在白教堂附近的波兰裔犹太人,从事制鞋业,警员隡金特?威廉?辛格(Sergeant William Thick)将曾其带回侦讯。辛格显然相信皮扎认识“毛皮围裙”,即一名以袭击妓女著称的当地男子,白教堂连续凶杀案刚发生时,许多居民曾相信“毛皮围裙”就是凶手。但他的嫌疑终究被撇清,原因是一次观看伦敦码头大火中,一群警官谈论起这一系列凶杀案时,皮札宣称辛格早认识他好几年了,言下之意是他被辛格逮捕乃出于恶意且缺乏证据。

法兰西斯·塔布莱特“医生”("Dr." Francis Tumblety)

似乎是未受教育或自学的美国人,他靠装成专业医师跑遍全美国和加拿大,偶尔远赴欧洲干同样的勾当。自认到是位女性贬抑者,他常把死亡与其病患连在一块,虽然不确定此为有意或无意之举。1888年法兰西斯人在英格兰,11月7日被逮捕,理由是“被控有下流猥亵的行为”,显然针对其对同性恋性行为的喜好。11月16日他被保释出狱。等待受审期间,他反而在11月24日逃到乡下准备前往法国。

有人认为他出狱后能及时犯下玛莉·珍·凯莉凶杀案(11月9日)而随后即遭到逮补。由于在美国犯下多起恶名昭彰的诈骗,他被逮捕的消息让某些人认为他就是开膛手。他究竟是名杀手,或只是名受不当怀疑的怪人仍有争论。塔布莱特被认为有嫌疑,是在凶案发生多年以后某位伦敦警察寄给一名记者的一封信里所提到,但没人知道这位警员有直接参与开膛手一案的调查工作。而主张苏格兰场于1888年派遣一名警官前往美国,试图将塔布莱特带回来与罪案有关的说法在近年来的研究中仍是个争议。

其他可能的嫌疑犯

还有一些被当时的记者等人点名为潜在的白教堂凶杀案嫌疑犯(但请注意并没有证据可供认定他们就是),其中几位著名人选是:

威廉·亨利·伯利(William Henry Bury)

自伦敦迁居苏格兰后不久,他于1889年2月10日勒死发妻爱伦·艾利奥(Ellen Elliot),而她曾是名妓女。在她死后不久,又在其腹部施与几道伤口。有些人相信,这几道伤口十分类似玛莎·塔布连与玛莉·安·尼古拉斯遗体上的痕迹。柏利向当地警方自首后便被列为嫌犯之一,虽然他宣称并未涉及其他任何案件。不久之后他在苏格兰丹地(Dundee)被处以绞刑,罪名是他自己承认的谋杀妻子。

汤玛斯·尼尔·克利医生(Dr. Thomas Neill Cream)

一位暗地里专门从事堕胎的医生。生于苏格兰,于伦敦接受教育,在加拿大开业且之后转往美国伊利诺州的芝加哥。1881年他被发现要为他几位病人中毒,其中男女皆有,负起责任。起初,这起事件没有他杀的嫌疑,但克利自己却要求调查这些尸体,显然这是个引起他兴趣的尝试。

之后他被关在位于久利特(Joliet)的伊利诺州州立监狱,1891年7月31日被释放出狱,理由是品行良好。到伦敦展开新生活后,他再度被控谋杀并遭到逮补,1892年11月16日处以绞刑。根据某些来源所述,他死前最后几个字是说:“我是杰克....。”("I am Jack...")此话被诠释为意指开膛手杰克,但也可能被蒙头罩消音过。专家们根据参与处刑警官们没提到这宣称曾妨碍招供的理由,主张这个插曲也许本身没啥意义的可能性大于此为后来捏造的故事。

据闻开膛手犯案之时,他正在监狱里服刑。然而有些著作认为在被正式释放前他能贿赂警官而离开监狱,或留下一个替身在他所住的牢房里,但这两种说法都没法获得权威资料佐证。

弗雷德瑞克·贝瑞·汀尼(Frederick Bailey Deeming)

一名当时住在澳洲雪梨的水手,有位妻子和四个小孩。由被视为一名英国公民,1887年12月15日他被控破产而前往位在英格兰的法庭。虽然最后被判处40天徒刑,但显然他在1887年12月29日就被释放,并试图与妻小一块逃到南非开普敦躲避债主。抵达不久他便因诈欺被当地警方盯上,于是又把妻小送到英格兰,而自己前往新建立的约翰尼斯堡,从此他似乎消失了:没有可靠的资料记载1888年3月到1889年10月凶案发生期间他的行踪下落。

他再度现身是在英格兰的京士顿赫尔(Kingston upon Hull),在此他叫做哈利·劳森(Harry Lawson),即他众多化名的其中一个。成功转入职业骗徒生涯后,他显然试图与分居的妻子破镜重圆。1891年7月,他们俩同孩子搬到雨山(Rainhill)的租屋,但这段重归旧好于1891年8月11日他趁妻小睡觉时割断他们喉咙后嘎然终止。由于在他是以单身汉的身分引介到当地,并声称其家人是来拜访他的姊姊与侄辈,所以很轻易解释他们的失踪。

之后他向他房东女儿爱咪·马瑟斯(Emily Mathers)求婚,并于1891年9月22日结婚。1891年11月2日这对新婚夫妇搭船离开英格兰南安普敦,1891年12月15日抵达澳洲维多利亚州。1891年12月24日他杀了爱咪,把她埋在租屋底下,随即离去。爱咪的遗体不久被发现,并引起当地侦查与寻找在英国其他尸体的行动,这也导致他于1892年3月11日被逮补,并于审判中判处绞刑,而当时的澳洲舆论认为他就是开膛手。据说他熟识开膛手被害人凯撒琳·艾道斯,并与她保持通信,但这个说法仍无法证实。

罗伯特·道森·史蒂芬生(Robert Donston Stephenson)

一名对神秘学与黑魔法深感兴趣的记者兼作家。连环凶杀案发生前他是白教堂医院的病患,并在凶杀案结束后不久离开。他是专门写作关于警方办案的报纸专文作家,而他古怪的举止以及对罪案的兴趣终究让业余侦探将他提报给苏格兰场,可两天後他也亲赴警场,并提报他认定的嫌疑犯:一名叫摩尔根·戴维斯医生(Dr Morgan Davies)的男子。之后他又被报纸编辑威廉·汤玛斯·史蒂德(William Thomas Stead)、作家玛贝儿·柯林斯(Mabel Collins)与她好友巴洛妮斯·维托莉亚·魁玛斯(Baroness Vittoria Cremers)列入嫌疑犯之列。

后来的相关著作点名之嫌疑犯

其他几个凶杀案后常被认为是凶手的名字(但请注意并没有证据可供认定他们就是),其中包括:

约瑟夫·巴内特(Joseph Barnett)

曾当过渔货搬运工,1887年4月8日起曾是受害者玛莉·珍·凯莉的情人,直到1888年10月30日两人吵过一架后才分手。之后他每天都拜访她,据闻是试图恢复两人的感情,而他否认自已有嫌疑。虽然有人把其他几件凶案算在他头上,但他被怀疑乃因由爱生恨而杀了凯莉。据说他对凯莉的描述构成了今天我们对凯莉所知道的绝大部分,可是有关她的描述和他的报告是否切实仍有疑问。

大卫·科恩(David Cohen)

一名波兰裔犹太人,他被关进柯尔尼哈奇精神病院(Hatch asylum roughly)时大致上吻合凶杀案结束的时间。由于被描述成具有残暴的反社会倾向,这位可怜的伦敦东区住民被作家兼开膛手研究者马丁·菲多(Martin Fido)在其著作《罪案,开膛手杰克之死与侦查》(The Crimes, Detection and Death of Jack the Ripper 1987年出版)认为是嫌疑犯。

菲多宣称“David Cohen”这名字在当时被用在警方认为名字无法查证,或名字太难拼写的犹太人身上,就如同今天的“John Doe”(参见无名氏),这种说法被其他著作争论不休。菲多经过一番思考后,认为柯恩的真实身分是纳森·凯明斯基(Nathan Kaminsky),一位住在白教堂附近的鞋匠,他曾因感染梅毒而接受治疗,并在科恩的身分被确认同时宣告失踪。菲多与其他人相信警方将凯明斯基与柯明斯基这两个姓氏搞混了,导致错误的人选被列入嫌疑犯名单(参见上面的阿朗·柯明斯基)。在精神病院里,科恩表现出暴力和破坏倾向,今天看来令人联想到精神分裂症,因而必须加以监禁。

最后他于1889年10月死在精神病院。前联邦调查局犯罪纪录员约翰·道格拉斯(John Douglas)在其著作《纠缠我们的案件》(The Cases That Haunt Us 2000年)里,断言从来自地狱信("the "From Hell" letter)的用词收集到的个性线索全指向凶手就是科恩,“或某个非常类似的人”。

路易斯·卡罗(Lewis Carroll)

查尔斯·路德维希·道奇森(Charles Lutwidge Dodgson)的笔名。根据回文作家理查·华莱士(Richard Wallace)的著作《开膛手杰克:无忧无虑的好友》(Jack the Ripper, Light-Hearted Friend),书里首度认为他有嫌疑,虽然这说法并不被其他研究者看重。

威廉·魏希·古尔爵士(Sir William Withey Gull)

维多利亚时代杰出的内科医生。他被点名为开膛手,并且是备受争议的王室阴谋论成员之一(参见开膛手杰克王室阴谋论)。拜该理论广受小说家欢迎与其戏剧性所赐,古尔以开膛手的身分出现在许多书籍与电影(包含开膛手)。

乔治·哈金森(George Hutchinson)

一名劳工,1888年11月12日他到伦敦警局陈述1888年11月9日他花许多时间窥视玛莉·珍·凯莉住的房间时看到和她在一块的男士鲜明的长相。即使当时是黑夜,他仍相当仔细的描述这名嫌疑犯的相貌。显然,他的描述最终仍被警方所怀疑,因为根据警方之后所宣称唯一好好看过凶手长相的证人是名犹太人,而哈金森不是。现代某些学者认为他自己就是开膛手,且试图混淆警方办案。

詹姆斯·凯利(James Kelly)

不确定是否和开膛手受害者玛莉·珍·凯莉有亲属关系。1883年掐死自己的妻子,因而被判有罪。由于被认定精神失常,他被转送到精神病院,直到1888年自院内逃脱。连续凶杀案期间警方找寻他不成,而他显然消失的无影无踪。1927年他突然自己回到警局,并于两年后死亡,死因据推测是自然因素。凶杀案期间他的行迹为何仍是个谜。

詹姆斯·梅布利克(James Maybrick)

一名利物浦棉花商人。在起当时十分轰动的审判期间,他说服自己的的妻子佛萝伦丝(Florence)毒死自己。由于这起事件充满争议,原本应被判的死刑被减为终身监禁,且七年后她终究被释放。一本据称是梅布利克的日记宣称他在里头坦承自己就是开膛手,但这本日记今天普遍认为是个骗局。

亚历山大·培达钦科(Dr. Alexander Pedachenko)

俄罗斯帝国秘密警察。他曾被送到英国制造谋杀案以败坏当局名声,后来因无法克制自己犯下更多凶杀案,而被送进精神病院终渡余生。有关他是开膛手的证据在当时并不完整,而且没有确切证据证明培达钦科这号人物曾经存在过。

法兰克·迈尔斯(Frank Miles)

迈尔斯是伦敦著名的画家,他常用阻街女郎作为其画作的模特儿。据称这位艺术家死于白教堂连续凶杀案之前,但实际上他被发现于1891年死在精神病院。一个理论显示他与麦维·麦克那登的关系,因为迈尔斯和其室友王尔德住在泰特街(Tite Street)靠进麦克纳登住所的地方。迈尔斯的表亲替艾柏特·维克多王子工作,而马塔古·杜立德,也是另一位嫌疑犯,曾和迈尔斯待过同一个军团。这个理论是由汤玛斯·塔希尔所提出,但从未被人接受,也许是因为这说法的理由太过薄弱。法兰克·迈尔斯会成为开膛手杰克的人选要追朔至1970年代,被唐纳·罗比洛(Donald Rumbelow)著作《完全开膛手杰克》(Complete Jack the Ripper)提到。

华特·席格(Walter Richard Sickert)

席格,一位拥有荷兰和丹麦血统,却在德国出生的艺术家。其授业于詹姆斯·惠斯勒(James McNeill Whistler)门下,并受到埃德加·德加影响。他是第一位提出开膛手杰克皇室阴谋论部分理论的人,并被作家珍·欧佛顿福勒(Jean Overton-Fuller)点名为唯一的开膛手人选。犯罪小说家派翠西亚·康薇尔(Patricia Cornwell)之后在其著作《开膛手杰克杰案报告》(Portrait of a Killer)里宣称根据他作品与书信中大量出现她所认为的女性贬抑特征以及她相信凶手在信中留下的嘲弄口吻出自他笔下,凶手就是席格。但席格在大多数研究此案的人眼中不是非常重要的嫌疑犯,而且有力证据显示大部分凶案发生期间他人在法国。

法兰西斯·汤普生(Francis Thompson)

诗人。自身奉献于天主教并身兼唯美主义运动成员。1889年他写了一个短篇故事〈结束吵杂的工作〉(拉丁文原名:Finis Coronat Opus),其中描述一个年轻诗人以女子作为异教神祇们的牺牲,得以前往地狱获得创作的灵感以求他获取名声的欲望。他的故事不是被视为宗教狂想,就是被看作一名愤怒男子犯下许多罪行,但这似乎不代表他再现实生活中作了这些案子。

詹姆斯·史蒂芬(James Kenneth Stephen)

诗人兼艾柏特·维克多王子(艾迪) 的导师。自觉是位女性贬抑者,他在1886年或1887年冬天一起事故后患有严重的心理与生理疾病。他的诗作中可以看见些病态情景,但没有征兆显示这些作品是出自凶手的亲身经验。他引起膛手研究者的兴趣主要是因为他与艾迪王子的关系。

艾伯特·维克多王子, 克拉崙斯公爵(Prince Albert Victor, Duke of Clarence)

他被许多书籍点名为凶手或凶手所掩饰的对象,目的是为了遮掩他可疑的失节行为。这个理论被著名的历史学家嗤之以鼻,也被大多数开膛手研究者认为不可尽信。(进一步资讯请参见开膛手杰克王室阴谋论)

约翰·威廉爵士(Sir John Williams)

维多利亚女王的好友,并担任她生产比阿特丽丝公主(Princess Beatrice)的产科医生,他在其中一名血亲汤米·威廉(Tony Williams)2005年出版的著作《杰克叔叔》(Uncle Jack)里,被控犯下开膛手的罪行。这位作者宣称手上握有的资料显示这位医生认识所有受害人,并杀了她们且将其肢解,以进行关于不孕的研究。

关于开膛手的其他理论

阿瑟·柯南·道尔爵士和威廉·史都华(William Stewart)提出进一步理论认为是名女性凶手扮成开膛手杰克。该理论的支持者相信该名女性凶手的工作是助产士,她能在不引起注意和嫌疑的情况下身著沾满血腥的衣服,而且比男人更容易获得受害者的信任。这个理论认定符合描述的一个嫌疑犯是玛莉·皮尔斯(Mary Pearcey),她在1890年10月间杀害情人的妻子与小孩。虽然没有征兆显示她曾当过助产士。

媒体与文化影响

开膛手凶杀案标示著英国现代生活中一个重要的转折点。虽然不清楚谁是第一个连环杀手,但开膛手杰克却是第一位创造全球媒体报导凶案狂潮的杀手。1855年印花税法的改革使得低廉的报纸能够有更为广大的发行量。在维多利亚时代后期,这段报业的快速成长,包括报纸便宜到只需半便士、大众杂志如《警方新闻解读》(Illustrated Police News)的出版等,最终促使开膛手获得了前所未有的知名度。这些特征再结合没有人被确切定罪的事实,创造出一个阴魂不散的恐怖传说,而为之后连环杀手的出现覆上一层阴影。

某些人相信凶手的绰号是报业工作者所创,为的是编造出引人入胜的故事而卖出更多报纸。这种做法后来成为被广泛认同的标准,著名的例子有波士顿绞杀手(the Boston Strangler)、绿河杀手(Gary Ridgway,the Green River Killer)、山腰绞杀手(Hillside Strangler)和星宫杀手(Zodiac Killer),以及衍生出来的英国约克郡开膛手(Peter Sutcliffe,Yorkshire Ripper),这几乎到了凶杀案百年以后。另外1960年代“泰晤士裸体凶杀案”("Thames Nude Murders")的无名凶手,也被媒体称为剥衣手杰克("Jack the Stripper")。

贫困的东区长期被富裕的社会所忽视,但连续凶杀案和受害者的出现不得不引起对他们生活条件的关注。这种关注意味著当时的社会改革者终于能让有钱阶级倾听并相信必须做些事来帮助穷人。萧伯纳寄给《星》杂志(Star)的一封信里讽刺的评论媒体这种突如其来的关怀:

当我们社会民主党人正浪费大量时间在教育、鼓动和组织时,某些全然自主的天才已经控制了这些工作,且仅仅靠着谋杀和四个开肠剖肚的女人,就把这些资产阶级的媒体变成一种笨拙无能的共产主义。

另外,开膛手杰克已成为许多小说里出现的象征人物,无论是作为主要角色或更周边的人物。而开膛手在大众文化中也已以另种形式出现。

许多音乐创作者如摩托头(Motörhead)、骷髅(Macabre)、罗伦·柯克(Roland Kirk)、莫里西(Morrissey)、尼克凯夫与坏种子(Nick Cave and the Bad Seeds)、LL酷杰(LL Cool J)、白条纹(The White Stripes)、犹太祭司(Judas Priest)、镰刀收割者(Grim Reaper)、Queensrÿche、Univers Zero、神鹰牧神(Falconer)、我的另类罗曼史(My Chemical Romance)、Link Wray、The Legendary Pink Dots、冰冻大地(Iced Earth)、鲍勃·迪伦、Benediction(乐团)、嚎叫的上帝萨奇(Screaming Lord Sutch)、Leslie Fish和Nationalteatern都曾在专辑中提到或引用开膛手杰克作为歌名。芝加哥发迹的流行乐团Spitalfield会取这个团名是因为团员认为在描述一个开膛手杰克出没的村庄,但实际上这不是一个村落而是伦敦东区一个地段。

许多公司,如麦法兰玩具(McFarlane Toys),也生产开膛手杰克的人形偶或玩具,有时甚至引起抗议。像被连环杀手罗伯特·平克顿杀害的死者家属就反对温哥华的维京超级店贩售开膛手娃娃。2006年,开膛手杰克被选入英国广播公司的《历史》杂志,并被其读者票选为历史上最坏的英国人(BBC)。《Puck》杂志刊登John Tenniel所绘的漫画(1888年9月22日)批评警方办事不力。

最后附加一条新闻看看谁才是真正的开膛手杰克:

2014年一名英国人宣布,他和专家借助先进的法医分析技术,成功破解困扰世人126年的谜:谁是英国连环杀手“开膛手杰克”。英国商人拉塞尔·爱德华兹认定,“开膛手杰克”正是当年重点嫌疑人之一,波兰美发师阿伦·科斯明斯基。

一条披肩

英国《星期日邮报》报道,爱德华兹和法医学专家借助分析和比对脱氧核糖核酸(DNA)样本,认定科斯明斯基为真凶。爱德华兹迷恋研究“开膛手杰克”案。2007年,他在一次拍卖会上买下一条带有血迹的披肩,据称为妓女凯瑟琳·埃多斯凶杀案现场物品。卖主告诉爱德华兹,披肩当年就在埃多斯的尸体旁,他的祖上当时是调查案件的警官之一,获得上级允许后把披肩带回家送给妻子。但是,披肩没有经过洗涤就被收藏并一直传下来。

波兰理发师阿伦·科斯明斯基

波兰理发师阿伦·科斯明斯基

在一部2006年拍摄的纪录片中,节目组用棉签随机在披肩上提取样本以作DNA检验,但是没有取得结论。爱德华兹说,他仔细研究披肩,发现它带有古老节日米迦勒节的雏菊图案。这个节日有两个日期:9月29日和11月8日,前者正是埃多斯和另一名妓女遇害日,后者是第三名妓女被杀害的日子。

受害者凯瑟琳·埃多斯的披肩

受害者凯瑟琳·埃多斯的披肩

爱德华兹认为,披肩不大可能是埃多斯的物品,因为她很穷,遇害前一天才典当了自己的鞋。披肩很可能是由“开膛手杰克”故意留在现场,暗示他下一次的作案日期。

科斯明斯基是犹太人,19世纪80年代与家人一起从波兰逃到英国以躲避沙皇俄国对犹太人的迫害。他被警方列为3名重点嫌疑人之一,一名目击者也指认他为凶手。但是,警方没有足够证据指控科斯明斯基。他因为严重精神问题被送入精神病院之后,警方解除了对他的监控。他最终于53岁时死在精神病院。

 基因证据

了解科斯明斯基的情况后,爱德华兹锁定了他。2011年,应爱德华兹邀请,基因证据专家、英国利物浦约翰·穆尔斯大学高级讲师亚里·洛海莱宁开始分析披肩上的污迹。利用红外线相机,洛海莱宁确信,污迹为砍切时喷溅的动脉血血渍,符合杀害埃多斯手法的特点。随后,紫外照相技术揭示出,披肩上还有精液污渍。他还在披肩上发现肾脏细胞遗迹,而凶手当年取出了埃多斯的一个肾。

由于年代过于久远,用常规棉签提取的方式无法获得DNA样本。洛海莱宁采用一种“真空吸取”的方式,在不破坏织物的情况下获取了DNA样本。接着,他分析仅由母系遗传的线粒体DNA,从而可以直接确认埃多斯的后代。

爱德华兹幸运地找到一名女性,后者出现在一部纪录片中,自称是埃多斯的后裔。经过比对,两人的DNA特征完全相符,从而确定披肩上血迹属于埃多斯。

他们还研究披肩使用的染料,发现它属于19世纪早期东欧地区的产品。下一步就是寻找精液痕迹的主人。爱德华兹向专家戴维·米勒求助。2012年,他们取得突破,在精液痕迹中发现上皮细胞,可能来自尿道。通过调查,他们找到科斯明斯基妹妹的一名女性后代。比对显示,DNA完全吻合。新华社供本报特稿

疑凶曾超过100人

1888年8月7日,英国伦敦东区爆发了白教堂血案,一名妓女惨遭利刃割破喉咙,全身刀伤共39处而亡。此后两个月内,东区继续发生多起同样以妓女为杀害对象、手法同样残暴的凶杀案,使得当地居民人心惶惶,伦敦警方大为震撼。当时的伦敦东区其实是个龙蛇混杂,贫民、恶徒及娼妓聚居之处,治安状况不佳,伦敦警方也因对这一连串的谋杀案毫无头绪而饱受指责。

案件急转直下的关键出现在同年的9月底,当时一家报社接到一封署名“开膛手杰克”的来信,信中明确表示自己是连续谋杀案的真凶,信末并且摁着指印。10月初报社收到了第二封来信,从信中的用词判断,明显为同一人所为,并充满挑衅意味。于是,经由媒体的大肆披露,“开膛手杰克”成为全英国人恐惧的神秘潜伏者。在布满浓雾的伦敦,隐藏着一个神出鬼没、嗜血成性的杀人魔。

多名嫌疑人落入警方视野,但是最终因为缺乏证据,真凶一直未能确定。一百多年来,这一连环凶杀案成为大量小说和电影的素材,传闻中的疑凶超过100人,甚至包括英国王室成员和首相。

 

 

相关文章

  • 变态日本的性文化
    变态日本的性文化
    导读:日本变态是出了名的,他们拥有世界上最有创意也最变态的性文化。从色情动漫到一些幻想型的汽车情人旅馆、捆绑play、性爱娃娃和SM,日本几乎满足了每种性偏好者。......
  • 用黄蜂尸体发酵的酒
    用黄蜂尸体发酵的酒
    黄蜂尸体发酵的酒不知道口味有多重?日本大黄蜂是一种毒性极强的蜂类动物,它们有一根近10厘米6毫米的毒刺,而且射出的毒液具有强腐蚀性。日本大黄蜂一般不攻击人,但是......
  • 8个杀人不眨眼的小恶魔
    8个杀人不眨眼的小恶魔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过一部惊悚电影《凶兆》,这部影片主要描述一对美国驻英国大使夫妻,他们拥有一个宝贝儿子,不过这个孩子却是恶魔撒旦化身,身上拥有恶魔胎记,将在6岁......
  • 高智商变态连环少女杀手埃德蒙.坎伯
    高智商变态连环少女杀手埃德蒙.坎伯
    埃德蒙·坎伯(Edmund Kemper)智商测试居然高达145,身高有2米先后杀过11人其中还包括他的祖父母、母亲在内。坎伯除了患有“被动攻击型人格特质错乱”的精神疾病以......
  • 意大利农夫办屎博物馆
    意大利农夫办屎博物馆
    屎大家都会觉得是恶心的东西,但是农夫喜欢。和大多数人一样,身为农夫、艺术收藏者和预言家的Gianantonio Locatelli并不是天生就对屎感兴趣。他的农场在意大利皮亚......
  • 存在连环杀手?英国同一条河6年捞起61具死尸
    存在连环杀手?英国同一条河6年捞起61具死尸
    这太可怕了,说起连环杀手或者变态事件,小编脑子里第一个概念就是英国人,英国人在近代史上这方面全球无人能及。最近国外新闻报道称:""过去6年间,当地警方在曼彻斯特......
  • 历史上超变态的爱情故事
    历史上超变态的爱情故事
    大家都说爱情是盲目的,爱上一个人的时候可能会迷失了原本的自己,幸运的话遇到好人就无所谓,但运气不好的话遇到坏人就真的很糟糕啊。这次好可怕系列就要来介绍历史上......
  • 连环杀手的家
    连环杀手的家
    在2011年,我的隔壁邻居因为谋杀四个年轻女人而被逮捕。他在假释期间时,他的假释官在例行巡查中,发现他藏了一些武器(这是重罪犯所不允许的)。在更深入的调查后,假释官发现了......
  • 实拍非洲部落女性找抽血腥求爱仪式
    实拍非洲部落女性找抽血腥求爱仪式
    找对象就是找抽你还敢找吗?您见过女孩这样的情景吗?皮肉绽开,鲜血流淌....然而这一切,不是家暴、也不是被歹徒侵袭。而是为了寻找未来的男人,而去乞求他人抽打自己的结......
  • 男子整形190次还不够 还想在背上加一对翅膀
    男子整形190次还不够 还想在背上加一对翅膀
    已经整型190次的美国真人肯尼这回又动刀,在背上加了翅膀美国34岁男贾狄卡(Justin Jedlica)为了要成为真人肯尼已经动过190次刀,这回他动刀,竟然是在背部装入矽胶,看起......
  • 五顶之最北顶娘娘庙的真实神秘事件,你怎么看?
    五顶之最北顶娘娘庙的真实神秘事件,你怎么看?
    北顶娘娘庙早在明朝时已经建立,起初只是一座土地庙,后来明朝一名皇后为求子加以修缮,请来了五岳之首泰山上的“碧霞元君”,这位“碧霞元君”身份可不简单,传说她是东岳大帝的女儿...
  • 为什么国家要隐瞒龙,世界上真的有龙吗
    为什么国家要隐瞒龙,世界上真的有龙吗
    龙是华夏民族的代表,中国人也被成为龙的传人。民间也流传了许多与龙有关的传说,可是龙依旧是一个神秘的存在。龙在人们心中充满了神秘与神圣,可是国家对有关龙的事情都进行了保...
  • 台湾灵异小男孩
    台湾灵异小男孩
    事情发生在小弟就读新北市某大学时,在某间知名景观餐厅打工发生的事,到目前还是无法理解那个小弟是人还是鬼。我打工的餐厅是一栋中西式餐厅,一二楼是中式餐厅,三楼是......
  • 美国四大政治家族 布什家族是美国最风光的政治家族
    美国四大政治家族 布什家族是美国最风光的政治家族
    美国四大政治家族占据了美国政坛发展的半壁江山,美国四大政治家族都可以称得上是美国最为显赫的家族之一,分别是亚当斯家族、罗斯福家族、肯尼迪家族、布什家族,让我们一起去了...
  • 大骗子炮制假钞票买下葡萄牙
    大骗子炮制假钞票买下葡萄牙
    当葡萄牙商人阿尔维斯·里思最初设想出那桩诈骗计划时,他正身处逆境。没想到仅仅两年后,他就使整个葡萄牙经济趋于崩溃。那是1924年11月,他正在监狱服刑,罪名是贪污安......
  • 四川民间灵异奇闻故事
    四川民间灵异奇闻故事
    导读:大家好,我是四川人,我们那里人一直说四川是个邪地方,特别多些灵异恐怖的事情,一直有个想法,想把自己亲友经历的一些事情发出来让大家看看!所有事情绝对真实,如里有朋......
  • 全球五大最变态的成人礼 印度少女会在街边卖初夜?
    全球五大最变态的成人礼 印度少女会在街边卖初夜?
    全球五大最变态的成人礼是什么?成人礼是一个非常严肃的礼仪形式,代表着一个人迈向承认的标志性阶段,世界各地都有属于自己文化的成人礼形式,但是在一些偏远地区的成人礼简直可以...
  • 叶海龙名字来源及外形特征 中国数量不超5只濒临灭绝
    叶海龙名字来源及外形特征 中国数量不超5只濒临灭绝
    叶海龙是世界顶级珍稀奇异鱼类,又被称为是“海洋中的大熊猫”,叶海龙在全球的数量十分稀少,在中国的数量不超过5只,仅仅分布在澳大利亚南部和西部的海域,叶海龙其实就是海马的一...
  • 民间恐怖的治病偏方 印度儿童吃活鱼治哮喘?
    民间恐怖的治病偏方 印度儿童吃活鱼治哮喘?
    民间恐怖的治病偏方,民间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小时候如果有人患病一直治不好的话,就会有一些长辈带来民间流传的治病偏方,但是这些偏方大多数都没有什么科学依据,治病的效果自然也没那么明显,下面让我们一起去看看民间恐怖的治病偏方。...
  • 超光速飞行真的可能吗
    超光速飞行真的可能吗
    按照传统的物理学定律,尤其是在爱因斯坦提出狭义相对论以后,人们一致认为:任何物体都不可能以超光速行进。因此关于超光速的现象是否存在,过去的科学家是无人 敢问津......
.

猎奇档案

热门文章

热门文章

今日最新